博天堂网

  • <tr id='f1oYqb'><strong id='f1oYqb'></strong><small id='f1oYqb'></small><button id='f1oYqb'></button><li id='f1oYqb'><noscript id='f1oYqb'><big id='f1oYqb'></big><dt id='f1oYqb'></dt></noscript></li></tr><ol id='f1oYqb'><option id='f1oYqb'><table id='f1oYqb'><blockquote id='f1oYqb'><tbody id='f1oYq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1oYqb'></u><kbd id='f1oYqb'><kbd id='f1oYqb'></kbd></kbd>

    <code id='f1oYqb'><strong id='f1oYqb'></strong></code>

    <fieldset id='f1oYqb'></fieldset>
          <span id='f1oYqb'></span>

              <ins id='f1oYqb'></ins>
              <acronym id='f1oYqb'><em id='f1oYqb'></em><td id='f1oYqb'><div id='f1oYqb'></div></td></acronym><address id='f1oYqb'><big id='f1oYqb'><big id='f1oYqb'></big><legend id='f1oYqb'></legend></big></address>

              <i id='f1oYqb'><div id='f1oYqb'><ins id='f1oYqb'></ins></div></i>
              <i id='f1oYqb'></i>
            1. <dl id='f1oYqb'></dl>
              1. <blockquote id='f1oYqb'><q id='f1oYqb'><noscript id='f1oYqb'></noscript><dt id='f1oYq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1oYqb'><i id='f1oYqb'></i>

                淺析總部經濟與創新型城市建設


                淺析總部經濟與創新型城市建設

                 

                2013-07-29 15:23編輯:澳门皇冠咨詢
                      企業總部在企業創新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企業總部聚集能夠使企業充分利用科技創新資源,降低創新成本,提高創新效率,進而對提升整個城市的自主創新能力、加快創新型城市建設步伐具有重要作用。在全球金融危機影響不斷加深的形勢下,探討總部經濟與創新型城市建設的關系,明確以總部經濟思路推進創新型建設的具體思路與對策,有助於城市不斷提升區域自主創新能力,提高城市在國際產業鏈和價值鏈分工體系中的地位和綜合競爭力,以增強城市抵禦金融危機等各種風險的能力。

                、後金融危機時代加快創新型國家和創新型城市建設的緊迫性和重要性
                       自2008年9月起,由美國次貸危機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進入高潮,其發展先從次貸危機演變為信用危機,而後發展為金融危機並對全球實體經濟產生影響。這場金融危機波及廣、影響大,對我國經濟造成的直接沖擊雖沒有美國那麽嚴重,但其影響卻不容忽視。金融危機對我國經濟發展的影響主要在實體經濟領域,對城市外貿出口、吸引外資及房地產、旅遊業發展等方面產生了較大的影響。從金融危機對我國城市經濟發展的影響看,有些城市受到的沖擊比較小,而有些城市經濟發展則受到的影響相當大。究其原因,全球金融危機對城市經濟發展的影響大小,除與城市的經濟外向度水平有很大關系外,更重要的是與城市的自主創新能力和產業核心競爭力有很大關系。這次金融危機中,我國一些勞動密集型出口加工、貼牌生產企業受到的沖擊較大,如東莞、順德等地區大量中小型從事加工貼牌的生產企業紛紛關閉;而一些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具有較強自主創新能力、以國內市場為主的企業,抵禦風險能力和市場競爭能力較強,受到的沖擊也較小。因此,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改變企業在國際產業分工中的“制造工廠”的低端地位,擺脫企業發展受控於跨國企業發展的不利局面,是企業有效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重要手段。
                       後金融危機時期,新的世界經濟秩序面臨重建,我國進入了創新推動發展、謀求更多國際空間的戰略機遇期,加快自主創新和結構調整,推進創新型國家建設被提到了新的戰略高度。北京、深圳等許多城市也紛紛提出將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建設創新型城市作為加快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推動城市創新發展的重要舉措。
                       創新型城市是以各類創新要素集聚並推動城市發展的一種模式。在知識經濟時代,創新已經成為城市發展的一種重要手段,創新可憑借其創造性、整合性和開放性,通過優化配置和集約利用各種資源,將知識要素轉換為城市發展的主導因素,激發經濟發展活力,提高城市產業競爭力。創新型城市主要依賴科技、知識、人力、文化、體制等創新要素驅動城市發展,其對所在城市群或更大範圍內的其它區域具有高端輻射與引領作用。創新型城市是涵蓋技術創新、組織創新、制度創新、融資創新、營銷創新等的創新體系。從創新氛圍看,創新型城市擁有活躍的創新意識、豐富的文化內涵和完善的創新環境;從創新主體看,城市本身成為人才、知識、技術、資本和服務等各類創新要素和資▓源的聚集點;從創新條件看,擁有齊全、標準、高效的創新設施,城市能夠成長出具有高端、高附加值的服務部門。創新型城市是一定區域範圍內各種經濟和技術活動的聚集點,是所在城市群的經濟增長極,具有高創新能力、高增長性,其快速、良性發展能夠有效地帶動和影響周邊區域的經濟發展。
                       盡管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許多城市都提出建設創新型城市,以提高城市參與國際分工與競爭的水平和能力,有效應對全球金融危機對城市經濟發展帶來的深刻影響,並取得了一些較好的成效。但是,同時也要看到我國城市在提高自主創新能力、建設創新型城市的過程中還存在一些問題,如尚未建立完善的集群創新體系,創新意識和創新氛圍有待進一步增強,知識產權保護市場不夠健全,城市和區域間的合作不夠深入,創新型專業人才支撐不足,等等。面對金融危機的嚴峻挑戰,積極探索我國創新型城市建設的新模式、新思路,對於提高我國城市自主創新能力,提升我國城市在全球產業分工體系中的地位,參與全球價值鏈高端環節競爭等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二、總部經濟對創新型城市建設的效應分析
                       總部經濟是指某區域由於特有的優勢資源吸引企業總部集群布局,形成總部集聚效應,並通過“總部-制造基地”功能鏈條輻射帶動生產制造基地所在區域發展,由此實現不同區域分工協作、資源優化配置的一種經濟形態。總部經濟的內涵可從以下三個層面理解:第一,總部集群對城市經濟產生積極影響。企業總部在中心城市集群發展,通過規模效應、產業帶動效應、知識外溢效應、學習效應等,加快中心城市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提高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第二,總部與制造基地分離能夠實現不同空間資源的優化配置;第三,中心城市通過“總部-制造基地”功能鏈條輻射帶動生產制造基地所在區域發展,促進兩個區域的分工合作。
                       總部集群是城市發展總部經濟的重要形態。某一個特定區域依托其人才、技術、信息等高端資源優勢,能夠成為企業總部和研發等職能機構的重要聚集地,如美國紐約成為全球跨國公司總部的聚集地,矽谷成為全球信息技術研發中心,香港、新加坡則是跨國公司亞太地區總部的聚集地等。總部集群能夠在人才交流、信息交流、市場交易等多方面降低相應的成本,其正外部性能夠給企業和所在區域帶來較強的競爭優勢,帶動圍繞企業總部發展需求的各類現代服務業快速發展,並形成區域品牌效應。需要特別指出的是,由於企業總部主要承擔管理決策、技術研發、市場營銷、財務結算等核心功能,是產業鏈和價值鏈的高端部分,在企業創新發展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總部集群和總部經濟聚集區的發展,對於完善區域創新體系、提升區域創新能力、推動創新型城市建設具有重要的作用。筆者認為,總部經濟推動創新型城市建設主要有以下幾種效應:
                (一) 創新資源集聚效應
                       創新型城市建設需要大量的科技、人才、信息、服務等創新要素投入,企業總部在中心城市的聚集能夠帶來科技、人才等創新資源的聚集,使企業更方便地獲取到更多創新資源的同時,也使城市成為創新要素的主要聚集地,為創新型城市建設提供必要的創新資源和要素。一方面,總部集群發展能夠對人才、技術、服務和信息等創新資源產生集聚效應。美國矽谷之所以成為全球信息產業的搖籃,主要在於其有獨特的創新文化和總部經濟聚集優勢。另一方面,企業總部的創新活動,對專業技術服務、信息服務、咨詢服務等服務業提出強烈的需求,能夠聚集圍繞創新活動需求的各類專業服務資源,推動城市和區域創新服務體系的完善。據統計,青啤集█團總部每年對各類服務業的支出達1.2億元左右;海信集團每年對青島地區的晶石電子、海聯電器、康貝絲光學、海錦包裝材料等企業的采購額均超過3000萬元,有效帶動了上下遊產業的快速發展。總部經濟聚集區內大量創新資源的集聚,不僅有助於企業實現對創新資源的共享,也有利於城市和區域搭建一批創新資源配置更優、聯合創新能力更強、具有良性自我發展機制的創新平臺,最大程度地提升創新資源的利用效率。
                (二) 知識溢出與學習效應
                       總部集群與知識和技術擴散之間存在著相互促進的自增強關系。總部經濟聚集區內部,企業總部由於地理空間上的接近和相似的產業文化背景,彼此之間能夠加強顯性知識的傳播,進行頻繁的交流,而且科技加強隱性知識的擴散,為企業相互學習和促進創新提供了更多的學習機會和環境。建立在互信基礎上的競爭與合作機制也有助於強總部企業間進行技術創新的合作,從而降低產品開發和技術創新的成本。首先,企業總部的聚集,為員工之間通過正式和非正式渠道分享創新信息、理念、知識提供了更多的機會,有利於專業化知識的傳播和擴散,尤其是緘默經驗類知識的交流,從而激發新思維、產生新方法、取得新成果。其次,企業總部間一旦形成這種有形或無形的創新網絡,就會在不斷的聯貫中得以強化,營造良好的創新文化,使區域內企業總部都能夠在創新生態環境中獲取更多的創新營養。事實也證明,總部經濟聚集內企業知識和技術的溢出和擴散效應要明顯快於非總部集群化的企業。
                (三) 創新環境營造效應
                       總部經濟聚集區為市場、資源和管理創新提供肥沃的土壤,總部集群能夠為企業提供一種良好的創新氛圍。企業總部彼此接近,由於受到競爭的隱形壓力,迫使企業總部不斷進行技術創新和組織管理創新。技術創新一般是由市場需要所引起的,企業通過整合各種創新資源,運用科學的方法和手段創造出新技術和新產品,並進行生產,最終實現產業化。在總部經濟聚集區內,由於各創新主體地域的接近、交往的頻繁等因素,能夠形成與積累豐厚的社會資本,減少學習與交流的交易費用。國內外發展經驗表明,一些具有強大技術創新能力的產業集群都以科技創新系統為基礎,世界上很多成功的產業集群都是借助於集群與技術創新的互動而發展起來。總部集群也同樣如此,總部經濟聚集區內所聚集的大量企業總部,能夠為企業的創新活動提供了良好的環境和氛圍,有力地促進總部企業本身乃至其所屬產業的技術創新能力的提高。總部經濟作為一種新的經濟形態,同時也是一種極具活力的產業組織形式,具有技術創新過程中創新所需要的組織基礎、產業文化、知識積累和擴散的內在機制,總部集群為城市創新體系構建和創新環境營造提供了現實的基礎。
                (四) 創新成果輻射效應
                       總部經濟模式下,企業不但能夠通過企業總部創新資源的集聚效應促進城市創新能力的提升,而且能夠通過總部技術創新活動和創新成果的輻射效應,向更具成本優勢的生產基地輻射,以更低的成本完成創新成果的產業化,進而在大城市和中小城市之間搭建一座創新的橋梁,構建新的創新合作體系,不僅能實現城市自身自主創新能力的提升,而且能推動整個區域創新能力的增強。例如,中關村海澱園聚集了各▓類跨國公司研發中心70余家,其研發服務對象已經覆蓋了跨國公司的全球業務,對北京及周邊區域經濟發展起到了積極的輻射與帶動作用。又如,上海漕河涇新興技術開發區擁有國內外高技術企業1200多家,通過聚集發展跨國公司和國有大企業地區總部和研發中心,實現了由高技術制造向高技術研發的轉型升級,開發區對長三角區域制造業基地的輻射效應逐步增強。總部經濟通過其創新成果的輻射效應,在大城市與中小城市之間搭建創新合作的橋梁,進而有利於提升大城市和中小城市的創新能力和經濟發展水平,為建設創新型城市提供必要的支撐條件。

                三、以總部經濟理念推動創新型城市建設的對策建議
                (一) 大力發展總部經濟,實現培育總部集群與建設創新型城市的互動發展
                       做強總部集群是提升城市創新能力、建設創新型城市的有效途徑之一,完善健全的城市創新體系能夠在總部集群內形成良性的創新生態系統。因此,要將促進總部集群發展與城市創新體系建設結合起來,以營造優越的創新創業環境。首先,強化企業總部在創新體系中的主體地位,塑造一批知名品牌企業總部,扶持一批具有較強創新活力的優勢總部企業。以中關村海澱園為例,目前海澱園有世界500強企業分支機構113家,其中地區總部和研發中心50多家,包括微軟、IBM、甲骨文等世界知名的軟件企業、信息服務企業。海澱園以企業為主體的產學研合作機制不斷完善,技術創新日趨活躍。其次,全面整合總部經濟聚集區內企業、大學、科研機構的產學研合作資源,通過合作共建成果轉化基地、共同承擔科技項目等多種形式,形成穩定的“產學研合作機制”,共建創新發展平臺。第三,要大力發展中介、咨詢、金融、信息等服務業,加強這些服務機構的協作與服務鏈打造,構建城市創新的配套服務體系。
                (二) 積極打造城市特色產業總部經濟聚集區,提升特色產業自主創新能力
                       不同規模和層次的總部集群發展所需的條件和環境不同,不同產業領域及其對區域的創新效應也不一樣。有特色才有生命力,特色聚集區一端連著市場,一端連著創新要素,能夠形成強大的市場聚集能力。發展總部經濟需要依托城市的產業優勢和發展特色,構建特色優勢產業總部集群,形成特色總部經濟聚集區,這也是發揮總部集群創新效應的關鍵。例如,美國底特律的汽車零部件企業總部集群,紐約曼哈頓的金融、保險、公關服務等企業總部集群,矽谷的高技術企業總部和研發總部集群等。目前,我國一些大城市和地區已初步形成了特色產業總部▓集聚的發展格局,如北京金融街的金融業總部聚集區、中關村的高技術產業和研發總部聚集區,上海陸家嘴的金融總部聚集區等;深圳福田區中央商務區吸引管理總部、交易總部和研發總部,打造國際化全球化高科技總部集團聚集地;杭州結合省會城市專業市場發達和區域特色產業發展的實際,重點圍繞軟件等特色信息產業,發展民營企業和中小外資總部經濟。今後,一些具備總部經濟發展條件的城市和中心城區,要在尊重總部經濟市場規律的基礎上,根據自身經濟發展現狀和產業基礎,吸引相應層次的優勢產業企業總部集群發展,積極打造特色總部經濟聚集區,不斷完善城市創新體系,提升城市自主創新能力,進而加快推進創新型城市建設。
                (三)鼓勵企業以總部經濟模式“走出去”,提升城市在全球的創新競爭力
                       創新型城市建設離不開一批具有較強創新能力和較高競爭力的企業的支撐。企業是城市創新體系的重要創新主體之一,企業的創新能力和全球競爭力的提升,對於一個城市創新能力的提▓升和品牌塑造具有積極的影響。目前,我國總部企業的集聚度不高、創新能力較低、輻射力不強,與發達國家相比仍存在較大的差距。總部經濟的發展只有與全球價值鏈和全球市場的大背景相結合,才能不斷朝著全球價值鏈█的髙附加值環節升級,總部集群也才能具有更加持久的創新力。今後,我們應積極鼓勵企業以總部經濟模式“走出去”,使企業融入全球價值鏈分工體系,在全球範圍內取得更多的資源配置收益。隨著我國城市經濟的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本土企業實力不斷增強,具備了以總部經濟模式“走出去”,實施跨國經營、參與全球資源配置的能力。截至2008年底,商務部核準的境外合資投資企業已經達到1.2萬余家,投資範圍擴展到全球174個國家和地區,境外企業資產總額超過1萬億美元。例如,華為已完成亞太、歐洲、中東、北非等八大區布點,躋身英國電信、法國電信、德國電信、荷蘭KPN等全球頂級通信運營商的供貨商行列,2010年,華為正式躋身世界500強;海爾從1996年開始實施海外投資戰略,在印尼、菲律賓、馬來西亞、南斯拉夫、伊朗等國投資設廠;聯想集團也在墨西哥、印度、波蘭等國外地區建立了生產工廠。未來應通過加大政策和資金支持力度、為企業提供更好的信息決策服務環境等措施,鼓勵更多的優勢企業“走出去”,讓龍頭企業通過國際化戰略定位參與到全球經濟競爭中去,進而提高我國城市對全球資源的利用能力、控制能力及其在全球市場中的影響力和競爭力。
                (四)促進企業總部需求的相關服務業發展,完善專業化創新服務支撐體系
                       完善的專業化創新服務體系,是創新型城市建設的重要支撐條件。以總部經濟模式推動創新型城市建設,就要圍繞企業總部的創新活動需求,大力發展各類專業化服務業。總部經濟與現代服務業之間有著緊密的聯系,一方面企業總部的聚集能夠產生大量的高端服務需求,促進各類現代服務服務業的快速發展。另一方面,發達的現代服務業是總部經濟賴以形成和發展的重要條件,能夠增強對企業總部的吸引力。總部經濟的發展離不開專業化現代服務體系的支撐。據美國學者James C.Davis研究,一個地區的中介、商務服務等服務機構增加一倍,該地區的企業總部數量將增加36%。這表明一個城市的專業化現代服務體系越完善,其對企業總部的吸引力越強,發展總部經濟的潛力越大。可見,一個城市和地區要發展總部經濟,推動總部和產業集群創新發展,就要積極培育與總部經濟相適應的高級生產要素,圍繞企業總部發展的需求,通過引入市場競爭機制,建立健全服務業標準體系,實施服務業品牌化戰略等方式,大力發展金融保險、中介咨詢、會計法律、信息服務、教育培訓、現代物流等專業化現代服務業,為總部經濟發展和創新▓型城市建設提供完善的專業服務支撐體系。
                (五)建立有效的總部經濟競爭與合作機制,釋放總部集群創新效能
                       隨著總部經濟的發展,總部集群效應不斷顯現,集群內的企業總部除了彼此間的橫向競爭外,也在一定程度上重視和加強企業縱向的合作,通過探索彼此之間加█強聯系的路徑,形成總部集群內的共贏與合作。目前,我國許多城市在發展總部經濟的過程中,雖然也十分重視做大做強總部經濟聚集區,以吸引更多具有較大規模和較強實力的企業總部和研發、營銷、結算等職能總部入駐,充分釋放總部集群效應。但是,許多城市的總部經濟聚集區更多的還停留在企業總部地理空間上的紮堆和集聚,沒有形成總部經濟聚集區內部合理的競爭與合作機制,甚至造成了企業總部之間對於資源和市場的無序競爭。由於總部經濟的集群效應更多的體現為總部集群內企業間既競爭又合作的關系的平衡上,只有充分發揮競爭與合作機制,形成總部集群的合理且有效的規模,才能保障總部經濟聚集區內部總部集群具有持續發展的動力與活力。因此,要充分發揮總部經濟的集群創新效應,構建較為完善的城市創新生態體系,探索建立有效的總部經濟競爭與合作機制就顯得非常重要。通過競爭與合作機制的建立,一方面,在企業總部之間建立起正式或█非正式的協作、合作關系;另一方面,也能使企業總部通過共享聚集區內各種信息和資源,並在研發、技術、市場、培訓等業務領域開展合作,從而獲得更大的集群外部經濟和外部性,更好地發揮總部集群的創新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