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kmgsp会员登录

  • <tr id='vAWqdB'><strong id='vAWqdB'></strong><small id='vAWqdB'></small><button id='vAWqdB'></button><li id='vAWqdB'><noscript id='vAWqdB'><big id='vAWqdB'></big><dt id='vAWqdB'></dt></noscript></li></tr><ol id='vAWqdB'><option id='vAWqdB'><table id='vAWqdB'><blockquote id='vAWqdB'><tbody id='vAWqd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AWqdB'></u><kbd id='vAWqdB'><kbd id='vAWqdB'></kbd></kbd>

    <code id='vAWqdB'><strong id='vAWqdB'></strong></code>

    <fieldset id='vAWqdB'></fieldset>
          <span id='vAWqdB'></span>

              <ins id='vAWqdB'></ins>
              <acronym id='vAWqdB'><em id='vAWqdB'></em><td id='vAWqdB'><div id='vAWqdB'></div></td></acronym><address id='vAWqdB'><big id='vAWqdB'><big id='vAWqdB'></big><legend id='vAWqdB'></legend></big></address>

              <i id='vAWqdB'><div id='vAWqdB'><ins id='vAWqdB'></ins></div></i>
              <i id='vAWqdB'></i>
            1. <dl id='vAWqdB'></dl>
              1. <blockquote id='vAWqdB'><q id='vAWqdB'><noscript id='vAWqdB'></noscript><dt id='vAWqd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AWqdB'><i id='vAWqdB'></i>

                區域性總部經濟研究


                區域性總部經濟研究

                 

                2012-07-029 16:19編輯:澳门皇冠咨詢
                一、總部經濟的定義:
                       “總部經濟”是指某區域由於特有的資源優勢吸引企業將總部在該區域集群布局,將生產制造基地或服務場所布局在具有比較優勢的其它地區,而使企業價值鏈與區域資源實現最優空間配置,以及由此對該區域經濟發展產生重要影響的一種經濟形態。

                二、總部經濟的內在機制
                       理論界用“三贏”模型來解釋解釋總部經濟產生的內在機理,企業按照總部經濟的模式進行空間布局,把總部布局在發達的中心城市,而將生產加工基地布局在欠發達地區,由此使企業能夠以較低的成本取得中心城市的戰略資源和欠發達地區的常規資源,實現兩個不同區域優勢資源在同一個企業的集中配置,不但能夠使企業資源配置綜合成本降低,而且使得總部所在的中心城市密集的人才、信息、技術資源得到最充分的效能釋放,同時使得加工基地所在的欠發達地區密集的制造資源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因此,總部經濟是一種能夠實現企業、總部所在區域、生產加工基地所在區域“三方”利益都得到增進的經濟形態,趙弘研究員把這一總部經濟模型又稱為“三贏模型”。

                三、總部經濟的產生和發展基於三個條件“假設”
                       理論界認為總部經濟▓的產生和發展,基於以下三個條件“假設”:一是信息經濟較充分發展。網絡及通訊技術的普及,使得企業內部信息傳遞和組織成本大大降低,企業有條件實現內部不同組織的空間分離。二是企業在發展中對於戰略資源的需求地位上升。隨著企業規模擴大和市場競爭加劇,對於戰略資源(信息、高級人才、科研成果等)的需求越來越強烈。三是在發展水平差異較大的不同區域之間,兩類資源的稟賦存在差異。在發達的中心城市,戰略資源密集,其獲取的成本較低;在欠發達地區,常規資源密集,其獲取的成本較低。

                四、發展總部經濟的五個條件
                        理論界在對紐約、新加坡、香港等城市研究之後總結出一個城市發展總部經濟需要具備五個方面的條件:對一個城市發展總部經濟的一般性條件進行如█下概括:
                        第一個條件是區域擁有高素質的人力資源和科研教育資源,能夠使得公司總部以較低的成本進行知識密集性價值活動的創造。提高城市的人力素質,同時,制定優惠政策,吸引更多優秀人才到該城市創業發展,是該城市發展總部經濟的重要條件。比如,在過去4年裏,香港特區政府用在教育方面的開支比1997年時增加46%,良好的人力資本是香港成為外國公司亞太地區總部和地區辦事處首選的至關重要的原因。發展總部經濟需要國際化人才和開放式的知識創新氛圍。豐富的人力資本和教育資源,可以滿足公司總部知識密集型價值創造活動的特定需要。紐約、香港、新加坡以及北京、上海等這些城市良好的區位優勢、完善的基礎設施條件有利於吸引大批集團公司總部所需的管理人員、技術人員入駐,這是其發展總部經濟具有的優厚條件。
                        第二個條件是區域要有良好的區位優勢和良好的交通運輸網絡設施。比如紐約、香港、新加坡等城市,公司總部在這些城市聚集很大程度上得益於這些城市天然的區位條件。這些城市天然的港口,為總部物流提供了便利。另外,便利的交通運輸,完善的交通網絡體系,也是決定總部區▓位選擇的重要因素。便利的交通網絡,有利於公司總部與公司內其他分部、子公司、加工基地之間的各種聯系,這能夠使公司主要決策者與相關人員之間有良好接觸,掌握公司運營脈搏,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
                        第三條件是區域必須具有便捷的信息獲取以及良好地同異地溝通的信息通道,同時在基礎性資源條件方面能夠同附近周邊地區形成較大的差異。便捷的信息、網絡可以大大節約公司總部與制造加工基地分離導致的空間成本,進而有力地吸引銀行、集團公司總部的落戶。如三個全球性城市,即紐約、香港、新加坡集中了數量極多的大跨國公司的總部,這與其便利的信息獲取和溝通渠道是密不可分的。與此同時,在基礎性資源方面,比如土地、普遍勞動工人等,該區域與其周邊地區應形成較大的落差。這樣可以增加企業利用區域之間資源稟賦的比較▓優勢進行獲利,從而促使總部經濟在該區域的形成。
                       第四個條件是區域必須具備良好高效的法律制度環境,具有多元的文化氛圍。發展總部經濟,除了城市建設等硬件要達到較高標準,更重要的是在城市管理、文化氛圍等軟件方面具備良好的素質。發展總部經濟要具備適應現代化城市管理的制度。城市決策層要努力營造一流的投資發展環境,使城市的綜合營運成本最佳,並不斷提高政府的服務效率,法律法規要與國際通行規則接軌,提高政府辦事效率,增加政府的透明度,為投資商創造良好的法律環境。同時,城市的社會服務體系、市場秩序、通關秩序、誠信體系、社會治安狀況、城市文明程度等等也要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同時發展總部經濟要使城市成為世界各國優秀文化的熔爐。寬容的多元文化、多元夢想的城市性格正是一個城市發展總部經濟的必備條件。寬容多元的人文環境可以降低企業空間成本,而語言和文化習慣的相同或相近,有助於信息的溝通、情感的交流。
                       第五個條件是區域應逐步形成圍繞總部服務的專業化服務支撐體系。與總部經濟相適應的▓專業化服務支撐體系應覆蓋金融、保險、會展、商貿、航運、物流、旅遊、法律、教育培訓、中介咨詢、公關、電子信息網絡等諸多領域。事實上,國際化程度高、對公司總部吸引力強的城市,服務業在其國民生產總值中所占的比重都在70%以上,比如香港,它的服務業比重已達到了82%。高度發達的服務業、連貫性的鼓勵競爭制度、完整的服務業發展戰略,是提高城市經濟效益與經濟實力的必然選擇,也是發展總部經濟的重要條件之一。
                 
                五、總部經濟滿足兩個方面的需求
                       理論界認為總部經濟理論兩手托著兩種需求:一種需求是在城市化、市場化和國際化的大背景下,滿足解決欠發達地區企業發展人才瓶頸的需求;另一種需求是滿足中心城市在規模不斷擴張過程中,制造業向外遷移而出現“空心化”條件下城市產業接續、經濟可持續發展的需求。上述兩種需求在總部經濟理論框架下得到了很好的滿足:一方面,欠發達地區的企業將總部遷移到中心城市,可以利用中心城█市的科技、人才、信息、市場等優勢尋求快速發展;另一方面中心城市通過留下總部、吸引總部聚集帶動服務業發展實現城市結構升級、產業轉換和功能提升。

                六、企業總部對中心城市的收益
                       中心城市總部經濟的形成是市場機制作用的結果,發展總部經濟符合中心城市資源稟賦特點,是中心城市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內在要求。具體來說,總部經濟能夠為中心城市帶來五種效應:
                       一是“稅收貢獻效應”,總部對於中心城市的稅收貢獻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企業的稅收貢獻,企業無論采取那種組織方式,總部如果作為獨立的經濟實體,都要向總部所在地方上繳一定的稅收;另一方面是█企業總部員工的個人稅收貢獻,在總部工作的高級白領,其豐厚的個人收入,必然要通過個人所得稅形式為總部所在區域經濟做出貢獻。
                      二是“產業乘數效應”。企業總部在中心城市▓聚集必然帶動相關服務業,特別是知識型服務業的發展,形成為企業總部服務的知識型服務業產業鏈,包括由通信、網絡、傳媒、咨詢等組成的信息服務業,由銀行、證券、信托、保險、基金、租賃等組成的金融服務業,由會計、審計、評估、法律服務等中介服務業,由教育培訓、會議展覽、國際商務、現代物流業等組成的新型服務業等等。實證研究表明,跨國公司總部向一個區域遷移,會帶動幾個、甚至是十幾個與其有緊密業務關聯的知識型服務公司隨之遷移。與此同時,總部經濟所帶動的商務寫字樓、房地產等城市投資對中心城市的增長貢獻也是很大的。通過總部經濟這種“乘數效應”可以擴大一個區域的經濟總量,提升第三產業結構水平和區域經濟競爭力。
                      三是“消費帶動效應”。總部對於所在區域的消費帶動也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總部的商務活動、研發活動所帶來的各種配套消費;第二方面是總部高級白領的個人生活消費,包括住宅、交通、子女教育、健身、購物等等,這種消費對於推動區域經濟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四是“勞動就業效應”。總部經濟發展會充分利用所在區域的智力人才資源,帶來大量高智力就業崗位。同時,通過產業乘數效應,帶動第三產業,包括知識型服務和一般型服務業的發展,提供更多的就業崗位。
                      五是“社會資本效應”。一個區域聚集了大批的企業總部,說明這個區域的商務環境、綜合環境比較優越,無形之中提升了這個地區的知名度、美譽度和國際地位,促使這個區域的地產升值。同時,總部經濟加速知識型人才的培養與聚集,多元文化的融合與互動,加快這個城市的國際化步伐。
                基於上述分析,總部經濟是我國中心城市產業升級、品位提升的動力引擎,也是政府推進中心城市產業升級的戰略選擇。

                七、總部經濟理論對欠發達地區的意義
                       根據總部經濟理論,欠發達地區如能躋身總部經濟價值鏈的制造基地環節,對當地經濟和社會的發展將產生重要而積極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對產業發展的影響。企業的產品制造功能可直接帶來欠發達地區產業經濟總量的迅速增加,同時,制造基地的形成還能為欠發達地區帶來產業聚集效應和產業乘數效應,從而繼續放大區域產業總量。代表了先進生產力的制造基地的落戶,可使所在地的各種經濟資源得以迅速激活,加快區域產業結構優化升級的步伐。
                      二是對就業的影響。一般而言,制造基地所需的普通勞動力要實現本土化,即充分利用當地的人力資源,這將進一步擴大區域的就業總量。制造基地通過學習培訓、技術推廣等方式,培育熟練的生產技術人才和企業管理人才;制造基地生產技術的溢出效應及競爭機制,還將推動生產基地人才素質的提升和外地人才向該區域湧入,促使欠發達地區就業結構趨向高級化。
                      三是對稅收的影響。制造基地的企業大部分屬於加工制造業,特別是跨國公司或大型企業集團設立的加工制造企業,具有投資規模大、生產資料流動量大、市場交易量大等共性,這類企業創造的利潤和稅收數額不菲。此外,制造基地一經落戶,固定資產的天然弱流動性決定了此類稅源大戶的穩定性和長期性。
                      四是對消費的帶動。制造基地可從4個方面來影響區域消費總量:企業職工的個人生活消費總量,企業集體新增的消費總量,制造基地形成或入駐而新增的社會公共消費總量,制造基地的關聯產業及其就業人數的增加帶來的區域消費量的提升。
                欠發達地區如果充分利用中心城市結構升級的機遇,承接其制造基地轉移,形成比較優勢的產業集群,增強加工配套能力,是區域經濟從欠發達走向發達成熟的重要路徑。
                 
                八、總部經濟的五個特點
                       理論界認為總部經濟具有特點五個特點:
                       一是知識性。企業總部集中了企業價值鏈中知識含量最高的區段,研發、營銷、資本運作、戰略管理等,屬於高度密集的知識性勞動。
                       二是集約性。企業按照收益最大化原則布局產業空間結構,最大限度取得中心城市服務業發達、智力資源密集的優勢,最大限度利用了生產基地土地、勞動力、能源等要素優勢,形成產業配套,最大限度地降低了成本。
                       三是層次性。總部經濟模式在不同城市、不同區域,其產業、功能、規模都各不相同,具有全球總部、地區總部、國內總部以及行政總部、營銷總部、研發總部等多種層次,從而充分發揮不同地區的資源優勢,形成不同城市、不同區域之間的合理分工與合作。
                       四是延展性。總部經濟形成了第二產業與第三產業之間的經濟鏈條,不但能夠實現二產向三產的延展,而且能夠實現知識性服務業向一般性服務業的延展。
                       五是輻射性和共贏性。在總部經濟這種模式下,可以通過總部——加工基地鏈條實現中心城市的信▓息、技術、人才等區域資源向欠發達的區域輻射,增強中心█城市對周邊地區的帶動能力。同時,總部經濟模式改變了區域之間對同一產業在企業、項目上“非此即彼”的簡單爭▓奪,實現不同資源優勢的區域之間通過功能鏈不同區段的再分工進行合作,實現共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