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视讯

  • <tr id='41NHQW'><strong id='41NHQW'></strong><small id='41NHQW'></small><button id='41NHQW'></button><li id='41NHQW'><noscript id='41NHQW'><big id='41NHQW'></big><dt id='41NHQW'></dt></noscript></li></tr><ol id='41NHQW'><option id='41NHQW'><table id='41NHQW'><blockquote id='41NHQW'><tbody id='41NHQ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41NHQW'></u><kbd id='41NHQW'><kbd id='41NHQW'></kbd></kbd>

    <code id='41NHQW'><strong id='41NHQW'></strong></code>

    <fieldset id='41NHQW'></fieldset>
          <span id='41NHQW'></span>

              <ins id='41NHQW'></ins>
              <acronym id='41NHQW'><em id='41NHQW'></em><td id='41NHQW'><div id='41NHQW'></div></td></acronym><address id='41NHQW'><big id='41NHQW'><big id='41NHQW'></big><legend id='41NHQW'></legend></big></address>

              <i id='41NHQW'><div id='41NHQW'><ins id='41NHQW'></ins></div></i>
              <i id='41NHQW'></i>
            1. <dl id='41NHQW'></dl>
              1. <blockquote id='41NHQW'><q id='41NHQW'><noscript id='41NHQW'></noscript><dt id='41NHQ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41NHQW'><i id='41NHQW'></i>

                國外孵化器現狀研究


                國外孵化器現狀研究

                 

                2013-08-03 14:30編輯:澳门皇冠咨詢
                      在當前自主創新作為國家發展戰略的大背景下,孵化器在自主創新中的地位、作用凸顯。國外先進孵化器成功的經驗,對提高我國留學人員創業園在項目遴選、企業孵化、開辟融資渠道、拓展產品市場等方面的運作水平和管理水平,不斷完善自身支撐服務體系,創造出具有中國特色的孵化環境有借鑒作用。
                      國外孵化園區的共性
                      雖然各國國情和文化有差異,但是在對高科技企業孵化和高科技產業發展上仍然有一些共同之處。
                      外界環境:政府支持,中介服務機構發達
                      各國政府不論從國家政策還是國家戰略上,對高科技創新產業發展都給予了高度的重視。從戰略上調整經濟結構和產業結構,鼓勵高新技術企業發展、研究和開發;從政策上制定扶持中小科技企業發展的優惠政策,加大資助的力度,專門設立孵化項目的管理監督部門。印度和以色列政府甚至統籌規劃科技孵化園的建設。
                      國外的科技轉化之所以高效,其中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中介機構服務周全,從幫助寫商業計劃書、項目評估、資助的申請、企業戰略輔導、市場策劃到企業的經營管理輔導、法律服務、財務申報等方面,都有專業的中介公司提供專業的服務。從項目的形成,到項目的轉移,再到項目的實施,都離不開中介的紐帶作用。在芬蘭和德國的科技園中科技企業只占在園企業總數的1/3強,其他都是相關的中介服務機構。
                      另外,國外孵化園區都為企業提供了齊備的基礎設施,營造出了良好的可持續發展環境。例如印度創業園孵化器通過國際標準認證,園區通過減少噪音汙染、垃圾回收、汙水回收處理、改善空氣、保障優質的水利和電力等措施,為企業創造了高質量的工作和生活環境,為科技與經濟的持續發展奠定了穩定的基礎。法國的索菲亞ANTIPOLIS科學園周圍有9個酒店、6個學生宿舍樓、2個國際教育學院,以及高爾夫球場、健身中心、商場等公共設施。國外的科技園區並非一味地追求規模和檔次,有些甚至還會“廢物利用”,使用老舊的房屋和場地建立科技園,保持著與周圍環境的和諧統一。很多園區都是依托良好的環境建立,園區環境建▓設的目標都圍繞著企業的需求。
                      內在建設:註重“產、學、研”結合和孵化團隊建設及服務
                      在“產、學、研”結合方面,英國、瑞士、奧地利、德國等國家的孵化器與科技園都非常重視依托周圍的學校及科研機構。大學和科研機構與企業進行合作研究,為企業的需要而服務,這樣的技術轉移就是雙向的,大學通過與企業合作,企業利用學校的免費資源,把大學裏創新研發的技術應用到企業中去,推動大學的科技成果轉化為生產力並走向市場;同時,大學又從企業了解市場的需求,從而指導大學的研究方向。國外的大學和科研機構往往就是企業最早的孵化器。
                      總體上看,歐洲各國很多孵化器的物理空間和企業數量都不大,但共同特點是從項目評估到項目融資直到企業孵化都提供全方位、周到的服務和優惠的政策。如德國柏林Adlershof科技園為了降低企業成本,孵化器集中采購設備,並且在孵企業新購設備的20%款項可以找孵化器報銷。法國的孵化器中擁有企業最多的也不超過50家。這樣的孵化器就可以為在孵企業提供全程的陪伴式服務,企業孵化的成功率更高。有的孵化器還建立了導師與企業的談話制度,如:   斯德哥爾摩科技園規定孵化器的導師要在每周與四、五個企業逐個談話,一次一小時。
                      國外的孵化器提供的孵化服務一般由一個核心團隊組織,與外部顧問團隊協同完成,比如企業輔導,孵化器一般會聘請十幾個企業顧問作為企業的▓教練,他們具有豐富的管理經驗和工程技術知識背景,對新企業的輔導培育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項目評審過程中,孵化器會聯系很多位經驗豐富的企業家作為導師,參與企業項目評審,這樣他們在企業成立之初就接觸到這些項目,如果有好的項目這些企業家還有可能成為投資或融資者。
                      國內外孵化園區的比較
                      橫向比較中國和以上國家科技園與孵化器的發展,可以發現,與國外相比國內孵化器在以下幾個方面存在較大差距。
                      孵育服務水平
                      通過對國外孵化園區服務的考察發現,包括法國,芬蘭,瑞典、奧地利等國家的孵化器中大多設有“創業導師”這一職務,他們的職責包括在種子前期檢測,商業想法是否可行、專利檢索、註冊公司、商業模式、市場調研等;種子期的商業計劃書、團隊建設、種子資金、辦公場地、實驗場地、知識產權評估、尋求風險投資及聯盟等。
                      這些創業導師一般由具有創業經驗的成功人士來擔當,其中一些導師還掌控著相當數量的資金,對於有前途的項目會直接進行種子期風險投資。但是“創業導師”這一創業服務形式在國內的孵化園區中出現的還不多。我國的孵化器大都還停留在母愛式的“保姆制”的方式上,在這種環境下孵化出的企業,其抗風險能力和國際化能力不會很強。引進成功的企業家作導師對在孵企業進行指導,可以增強企業的應變能力、抗風險能力,為加速企業快速成長奠定好基礎。
                通過對芬蘭和德國考察發現,當地的科技園中科技企業占在園企業總數的1/2~1/3,而另外的企業都是會計、法律等中介服務機構,有的園區甚至有幼兒園,數量龐大的中介服務公司為創業企業的快速成長提供了堅實的“後勤”保障,同時也完善為孵化器的服務內容。而數量如此多的中介服務企業在同一孵化園區中在國內是很難想像的,因為國內的孵化器對進入高科技企業園區的中介服務機▓構沒有相應的優惠政策,很難吸引到中介機構的加盟。
                      國際合作能力
                      絕大多數發展較好,規模較大的國外科技園區都十分重視加強國際間的交流與合作,搭建國際關系網絡平臺。如德國的海德堡科技園已經與17個國際上的科技園結成了姐妹園,Adlershof科技園與歐共體、美國、俄羅斯等23個地區及國家建立了長期合作,芬蘭的庫奧皮奧科技園長期與美國、日本、俄羅斯、印度、韓國的9個科技園合作。這一方式不僅提升了自身的實力和知名度,而且對加強國際交流,提高本國科技水平也產生了間接的影響作用。同比中國的創業園,雖然清華等幾個發展較好,規模較大的創業園與國外開展了一些合作,但是並沒有將國際合作作為發展的重點,充分利用這些資源。
                      持續發展機制
                      從印度、瑞典以及愛爾蘭等國的實際情況看來,這些國家政府對全國的科技園、孵化器從開始建立就統一規劃,而我國自1987年第一個孵化器建立以來,各地的科技園、孵化器和留學人員創業園如同雨後春筍一般迅速發展起來,比較而言,我們的孵化器缺少統一規劃,處於一種無序發展的狀態。
                      孵化機構的結構體系和管理模式也呈現出多元化的趨勢,表現為:高新區單一管轄下的、高新區與經濟區合並█後管轄下的、高新區與行政區合並後管轄下的、營利性的與非營利性,事業運作與公司運作等多種模式。大多數孵化器和留學人員創業園都是公益性科技事業服務機構,並采用行政管理模式。從長遠發展的█觀點看,這種管理模式限制了孵化器和創業園孵化功能的發揮,缺乏內在的可持續發展機制。
                      優惠政策實施
                      國外孵化器有國家統一優惠政策,用於孵化出成功的企業,而我國各地方在國家高新區優惠政策下,另給留學人員回國創業以特別優惠,註重的是吸引企業入駐。由於我國地區差異性大,一些地區為吸引留學人員來創業而制定了一些特殊的優惠政策,如:對留學人員提供10萬元創業資金;有的提供10萬元+100多平米住房,發展到現在有的創業園甚至提供10萬元資金+別墅+汽車,造成相互間的惡性競爭,承諾無限卻難以兌現。這種局面造成園區過分追求在孵企業的數量,而忽視了成功企業的孵化;另一方面也造成一些留學人員企業在不同創業園之間遊走,搞投機性經營。
                      與當地優勢產業結合
                      印度和愛爾蘭把自己國家的產業政策向軟件行業▓傾斜,而目前我國各地的孵化園區沒有發揮當地的自然條件及資源的最大優勢,未能充分發揮當地的優勢行業並創造出享譽國內外的優秀品牌企業,而只是照搬國家產業政策,不同的園區所發展的產業▓卻是越來越同質化,許多園區都沒有固定的商業模式及資源優勢,無法形成特色,缺少上下遊產業鏈的結合。這種狀況使得有限的創投資源極度分散,造成惡性競爭、資源浪費,不僅無法形成產業集群效應,還使孵化服務的成本十分高昂。這與美國矽谷中各產業集群分布於不同地域從而產生規模經濟效應的經驗明顯相違。有關方面已註意到此問題,已開始建立專業性孵化器。
                      企業化運作程度
                      國外孵化器采取企業化運作,以市場為導向,專業化管理,在為在孵企業提供多種服務的同時,設立多種營利模式。而目前我國的創業園大多數是由政府機構興辦的,政企不分,缺乏直接創造價值的緊迫感,並且營利模式單一,主要收入來自政府有限的撥款和收費較低的房租、物業管理,孵化器、創業園一直在營利與非營利之間徘徊,其公益性和商業性的運營模式始終未能確定,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服務功能的進一步完善和增值服務水平的提高。特別是在有關管理部門的指標壓力下,創業園往往會為了完成任▓務而追求入駐企業的數量,無暇探討和實施深化服務。由於絕大部分創業園所獲得的收入不能對創業企業投資,致使一些有發展前途的企業無法獲得成長所需要的資金,很難謀求共同發展。
                      融資環境優劣
                      國外孵化器有較強的融資能力,有些國外孵化器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投資能力,而我國的孵化器在融資能力方面較弱,這一方面有賴於我國整體投融資環境的改善,另一方面也受體制和運行機制的制約。解決好這兩方面的問題,在孵企業融資難的瓶頸問題才能有所突破。
                     管理制度完善
                      國外孵化器註重的是軟環境建設,硬件建設方面甚至要修舊利廢,比我國要“艱苦奮鬥”多了。國內孵化園區的建設,其規模越來越大,檔次越來越高,主要原因是園區的建設由政府投入,投入和運作往往不計成本,忽略了自身的創業。在創業園管理團隊建設方面,國外孵化器的管理者基本上是穩定的,且大都有過從事企業管理的經歷,而我國孵化園區的管理者更換頻繁,很難形成高素質、專業化的管理團隊。
                      國外孵化器建設對我國的啟示
                      我國科技園和孵化器起步不久,正處於高速發展階段,究竟采用何種發展方式是一個值得我國各地科技園和孵化器認真考慮的問題。
                      總結歷次對各國的考察活動,可以看出各國科技園與孵化器都因其國情而各具特色。比較我國科技園和孵化器的發展現狀,很多地方都值得我們借鑒。但是由於我國特殊的人文地理環境,決定我國不可能采用所有國家的優點和長處,只能將一些符合我國國情的方式和方法進行拷貝。
                      關於孵化戰略
                      由於我國地域廣闊,各個地區的文化各異。從宏觀層面上講,就不可能照搬瑞士或以色列這樣的小國發展模式。而美國從政策法規的角度,在宏觀層面進行支持的方式就比較適合我國科技園和孵化器產業的整體發展。
                      由於我國經濟和科技發展水平的不平衡,高校科研院所在少數大城市比較集中的客觀現實。像北京這樣科研機構高度集中的地區,借鑒英國科技園產學研高度結合的方式就比較合適。而對於不僅科研院所相對集中,而且又高度商業化的上海來說,借鑒愛爾蘭的科技園區與商業園區結合的方式也許比較合適。另外,印度的產業傾斜的孵化方式就比較適合像吉林省這樣資源稟賦突出(現代中醫藥、汽車等),但是經濟發展落後的地區,實行產業傾斜式的孵化。
                       關於服務方式
                      園區對企業的孵化服務不能停留在簡單的提供辦公場地,收取房租上。但是也不能不顧自身實力,一味地求多,求全。規模較大的孵化器和創業園可以選擇比較全面的服務方式。但是規模較小的孵化器和創業園沒有能力提供全方位的服務,完全可以學習法國孵化器的經驗,將孵化器做得小而精,對在孵企業進行全程的貼身式孵化服務,提高成功率。創業園要學會“借力”,借社會上專業中介機構之力,為在孵企業提供專業化的服務。創業園應該成為整合資源的平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