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菲1娱乐登录

  • <tr id='XxGQd7'><strong id='XxGQd7'></strong><small id='XxGQd7'></small><button id='XxGQd7'></button><li id='XxGQd7'><noscript id='XxGQd7'><big id='XxGQd7'></big><dt id='XxGQd7'></dt></noscript></li></tr><ol id='XxGQd7'><option id='XxGQd7'><table id='XxGQd7'><blockquote id='XxGQd7'><tbody id='XxGQd7'></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xGQd7'></u><kbd id='XxGQd7'><kbd id='XxGQd7'></kbd></kbd>

    <code id='XxGQd7'><strong id='XxGQd7'></strong></code>

    <fieldset id='XxGQd7'></fieldset>
          <span id='XxGQd7'></span>

              <ins id='XxGQd7'></ins>
              <acronym id='XxGQd7'><em id='XxGQd7'></em><td id='XxGQd7'><div id='XxGQd7'></div></td></acronym><address id='XxGQd7'><big id='XxGQd7'><big id='XxGQd7'></big><legend id='XxGQd7'></legend></big></address>

              <i id='XxGQd7'><div id='XxGQd7'><ins id='XxGQd7'></ins></div></i>
              <i id='XxGQd7'></i>
            1. <dl id='XxGQd7'></dl>
              1. <blockquote id='XxGQd7'><q id='XxGQd7'><noscript id='XxGQd7'></noscript><dt id='XxGQd7'></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xGQd7'><i id='XxGQd7'></i>

                休閑產業如何發展?


                在四川成都高新區某社區的智能健身中心,配備有跑步機、劃船機、動感單車等健身器材。圖為居民在該社區健身中心外進行熱身鍛煉。

                 休閑時光,怎麽度過?

                  下班後要麽忙於照顧家人,要麽只能“宅”在家;旅遊、休閑,能去的地方不少,但體驗感往往不盡如人意

                  “自打生了二孩,每天下班回來就是帶家裏兩個娃。”在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區某房產中介公司工作的李曉楊說,他有一雙兒女,大兒子正在上幼兒園,剛出生3個月的小女兒由他妻子全職在家照料。

                  “兒子每晚都纏著我帶他看動畫、寫作業,給他洗澡。”李曉楊笑著說,其實自己心裏挺樂意,既能跟兒子親近,也能分擔妻子帶兩個孩子的壓力。“不過,這樣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業余時間。”

                  與父母同住在北京市昌平區的徐夢是剛剛入職的公務員。“下班後回家吃晚飯,飯後刷盤子、洗碗筷,然後陪父母一起看看電視劇。刷微博、看手機,鋪開瑜█伽墊鍛煉一會兒,感覺也沒幹啥,一天就過去了。”

                  到了周末,徐夢喜歡“宅”在家裏看書、看電影。如果有約,她會跟朋友們逛街、喝奶茶,偶爾聚餐。在節假日,她通常也只會到北京周邊郊區轉轉,比如金山嶺長城、古北水鎮、密雲水庫等。她覺得不必去擠著名景區,只要環境清幽就很舒服。

                  “我工作很忙,只有休長假才能享受休閑。”高雪峰是北京市海澱區某上市公司職業經理人,每年有10天帶薪年假。在他眼中,真正放松的休閑方式就是自由行。“今年我從泰國曼谷自由行回來,同事們都說我精神煥發,像換了個人似的。我現在基本上都是自己挑一個有特色的遠方目的地,平時抽空研究線路、規劃行程、發掘當地的亮點,然後利用帶薪年假去實踐自己的旅行計劃,那真是一年中最快樂的時光。”

                  長期快節奏的生活壓力之下,越來越多的人選擇用“宅”在家裏的方式來放松身心。有調查顯示,廣州、北京、深圳的“宅一族”占比超過20%,周末或小長假,“宅一族”每天在家的時長接近20個小時。

                  休閑產業,發展咋樣?

                  消費者和休閑供給方之間存在著信息不對稱,這就需要有專業人員▓去給眾多休閑服務產品把關,以更好匹配個性化需求

                  大家都很忙,但並非一點閑暇時間都沒有。一些人苦惱的是,沒有中意的休閑場所和項目。餐飲業需要附加更多休閑功能,文化休閑的供給側也亟待發力。

                  郭萬裏在北京市海澱區經營著一家二手書店。網購興起後,他的實體店受到沖擊,單純賣書難以維持運營。但他發現,光顧書店的熟客彼此都認識,還經常站在書架旁交流想法,而且有些顧客會帶杯飲料進來,許多人戴著耳機,邊聽歌邊看書。他一盤算,幹脆在書店旁多租一塊地,開個帶音樂的咖啡廳,供顧客休息▓交流。“咖啡書吧”的新思路扭轉了生意冷清的局面。“咖啡廳已█經回本賺錢,賣書的營收也有所上升,店裏還時不時開辦讀書會,很多人願意來聽。”郭萬裏說。

                  韓亞敏在河北省廊坊市郊區經營著一家觀光農場。與傳統農家樂不同,她的農場提供親子菜園、果蔬采摘、野外燒烤、木屋住宿等服務。“傳統農家樂已經沒那麽受歡迎,吃個飯、釣個魚哪裏夠玩!如果不搞些新花樣,可能我的農場早關門了。我們設計開發了許多田園休閑活動,孩子、老人都喜歡。”

                  重慶市江北區“印象足道”養生館內,字畫屏風裝點出古典意境,花鳥魚蟲體現著中式美學,人們在這裏能夠體驗足療、健身、汗蒸,還有生物電等特色理療。在渝中區解放碑的“調味客廳”酒吧,考究的沙發、舒緩的音樂、風趣的店長,以及滿屋情致獨特的陳設……一杯酒 、一個人,就能安享整個閑散的夜晚。這些休閑娛樂去處,以前只聞名於部分人的交談裏,而現在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手機應用獲取推送。

                  “雖然人們的休閑選擇變得越來越豐富,但實際上消費者和休閑供給方之間存在著信息不對稱。大家休閑時間有限,又不知如何盡快找到新鮮、有趣、滿意的休閑方式,總不能全靠碰運氣。這就需要有專業人員去給眾多休閑服務產品進行把關和推薦,以更好匹配公眾的個性化需求。”冉景宇是重慶悠擇生活服務平臺的運營經理,在他看來,我國休閑服務產業迅速壯大,同時也正處於行業信息匯總、篩選、分層的過程當中。

                  “我們調研發現,很多休閑服務商家尚未形成品牌意識,對發展規劃缺乏思考,不懂如何把產品和宣傳做出新意,有些不重視硬件裝修,有些娛樂系統設計呆板,有些服務質量不好,有些經營者點子多卻難落實。不少商家不是沒有特色產品,但賣點沒做足,服務不夠走心,難以被消費者知曉和認可。”冉景宇說。

                  休閑經濟,如何壯大?

                  休閑類產品供給要適應個性化、高品質需求,公共休閑服務要盡可能在規範管理和方便群眾之間找好平衡點

                  “休閑經濟活動的供給方包括旅遊、體育、娛樂、文化、養生、公益等產品和服務,此外還有休閑農業、休閑裝備制造、休閑住宿等周邊配套產業。”中國人民大學休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王琪延指出,隨著社會休閑意識逐漸增強,人們更願意花時間、精力去休閑,休閑經濟正成為我國經濟新的增長點。僅就旅遊業來說,據原國家旅遊局數據中心測算,過去三年我國旅遊綜合最終消費占同期國民經濟最終消費總額的比重超過14%,2017年旅遊業綜合貢獻達8.77萬億元,對國民經濟的綜合貢獻達11.04%。

                  但目前許多居民的日常休閑方式還比較單一。據中國人民大學休閑經濟研究中心2016年調查,在備選的15項休閑活動中,看電視是北京居民參與率最高、花費時間最長的休閑活動,而居民在公益活動、觀看展覽和影劇文體表演等休閑活動上投入的精力較少,親友互動的參與率和時長也在下降。

                  王琪延認為,我國休閑經濟起步較晚,休閑產品和服務的供給還滿足不了人們的休閑新需要。“休閑市場潛力大,然而市場監管還不健全。比如健身業,對健身教練的資質缺乏規範管理,還有旅遊業強制消費、價格亂象屢禁不絕,養生業存在虛假宣傳、標準缺失等,高質量休閑供給不足制約著休閑消費的升級發展。”

                  中國旅遊研▓究院2017年一項調研數據表明,有77.96%的市民日常出遊距離在10—50公裏範圍內。2017年“五一”假期,全國鄉村的平均出遊半徑僅為91公裏。從消費結構看,占主流的“一日遊”中,城鎮居民用於餐飲、購物、交通的費用占比分別為38.6%、24.4%和24.7%,而用於景區遊覽的費用只有7.9%。

                  “大家的休閑方式、價值取向和消費行為已經發生了改變。”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說,以前的旅遊休閑,主要是跟團出遠門,到目的地看山、看水、看文物,吃住可以不那麽講究,但一定要看到標誌性景區和景點,然後拍照留念,表明“到此一遊”。如今,遊客更願意為自我認同的生活品質而不是大眾化的旅遊符號付費。越來越多的人以散客、自助遊等形式進入旅行地的公共空間和休閑場所,與當地人分享基礎設施、公共服務和商業環境。“目的地管理者需要將市民的日常休閑和遊客的共享需求‘同框’,而不是割裂開來,把旅遊發展更有機地融入到經濟社會發展中。”

                  “在公共休閑空間上,人們距離居住地15分鐘內的‘休息圈’尚未建設完善,城市和鄉村的社區健身、公園綠地、文化廣場等休閑產品供給存在數量不足、質量不優、服務不到位等問題。比如一些社區圖書館,硬件修得不錯,但裏面大多是些老舊工具書,不夠吸引人。有的圖書館、博物館按日常作息開閉館,人們下班過去,卻發現關門了。這反映出一些公共休閑產品供給是有了,但沒有設身處地從人們的實際需▓要去考慮和設計,某種程度上屬於無效供給。”戴斌說。

                  “公共休閑服務要盡可能在規範管理和方便群眾之間找好平衡點。比如社區圖書館,就可以投放門類更多、更新的書目,同時通過掃碼等新技術實現同城隨地借閱和歸還,方便大家取用。別小看這替用戶節省幾步路的距離,其實很可能明顯改善產品服務的使用體驗和活躍度。美國麻省理工大學經濟學家做過的相關實驗表明,改善公共服務便捷性,會有效提高公眾的參與率。”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經濟系副教授劉瀟認為,有些公共服務效果欠佳,在於實施上沒有多想一步。

                  中國社科院旅遊研究中心主任宋瑞建議,有關部門應盡快研究和制定休閑及相關產業分類和統計體系,做好市場摸底,為政府科學規範管理提供參考。“推動休閑經濟發展,還要進一步調動各地的積極性。比如嘗試將休閑發展納入地方政府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財政預算和年度工作報告等,促使其更加重視休閑經濟發展和居民休閑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