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龙娱乐平台

  • <tr id='djlIie'><strong id='djlIie'></strong><small id='djlIie'></small><button id='djlIie'></button><li id='djlIie'><noscript id='djlIie'><big id='djlIie'></big><dt id='djlIie'></dt></noscript></li></tr><ol id='djlIie'><option id='djlIie'><table id='djlIie'><blockquote id='djlIie'><tbody id='djlIi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jlIie'></u><kbd id='djlIie'><kbd id='djlIie'></kbd></kbd>

    <code id='djlIie'><strong id='djlIie'></strong></code>

    <fieldset id='djlIie'></fieldset>
          <span id='djlIie'></span>

              <ins id='djlIie'></ins>
              <acronym id='djlIie'><em id='djlIie'></em><td id='djlIie'><div id='djlIie'></div></td></acronym><address id='djlIie'><big id='djlIie'><big id='djlIie'></big><legend id='djlIie'></legend></big></address>

              <i id='djlIie'><div id='djlIie'><ins id='djlIie'></ins></div></i>
              <i id='djlIie'></i>
            1. <dl id='djlIie'></dl>
              1. <blockquote id='djlIie'><q id='djlIie'><noscript id='djlIie'></noscript><dt id='djlIi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jlIie'><i id='djlIie'></i>

                被利用的“貿易逆差”與被忽略的服務貿易


                2018/7/12 17:21:24編輯:澳门皇冠
                邁入7月,中美貿易爭端的陰雲日益籠罩全球。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當地時間6月15日宣布將對從中國進口的價值500億美元的商品征收關稅,而後於19日再指示“美國貿易代表以10%的比率將再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征收額外的關稅。”

                ”不僅針對中國,美國還對加拿大、日本、墨西哥以及歐盟使出了關稅大棒,不顧“貿易戰兩敗俱傷”的後果,意欲把全球拉進貿易戰的泥潭中。此次發難,特朗普的一個重要論據就是美國對上述國家存在嚴重逆差。而中國作為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來源國,無疑會受到格外的“重視”。然而,20世紀的統計方式需要用21世紀的統計方式來反映真正的貿易價值。“中美貿易逆差巨大”這一說法就更站不住腳了。由於全球化的發展、勞動分工的不同,美方以過去的算法計算貿易順/逆差的方式已經不適應新時代,全球價值鏈的分析體系才能更好的解釋當前世界貿易格局的本質。全球價值鏈是指在全球範圍內的生產活動,涵蓋商品生產與服務環節,連通區域的生產、加工、銷售、回收等環節的跨國性生產網絡,眾多參與企業通過承擔不同功能,捕獲不同█利潤,並通過與主供應商及跨國公司的協調實現該鏈條的持續性運作。
                  貿易逆差會因運算方式的不同而差異巨大,美方忽視了全球價值鏈的各國分工。據美方統計,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的總額為3752億美元,占中美貨物貿易總量的47%。而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這一數字為2758億美元。中美之間的貿易差主要是中美在世界市場的分工和所處的價值鏈位置決定的。從1989到2015年間,美國從香港、臺灣和韓國的進口比從36.9%降低到了1.8%,但是同期美國從中國的進口則從11.7%上升到38.6%,美國貿易赤字沒有減少,只不過貿易赤字國改變了。從全球價值鏈角度分析,中美貿逆差得出的結論大不相同。在全球價▓值鏈時代,某一產品的生產過程在不同的國家或地區進行,而非傳統算法中全部算在出口國上。據中國科學院測算,2010-2013年,以增加值核算的中美貿易順差,比以傳統方式核算的要低48%到56%。
                  中國出口到美國的產品中,支付給第三國的專利、品牌等費用,沒有算進中美貿易逆差之中。中國的產品長期處於全球價值鏈的低端位置。中國雖被譽為“世界工廠”,但卻大多是勞動密集型、加工型產品,價值鏈的中上遊則是提供品牌、技術的外國公司。據中方統計,2017年,中國貨物貿易順差的61%來自加工貿易。“世界工廠”的獲利也最低,但在計算貿易順/逆差上,卻把產品所有利潤的“賬面”都算在中國上,這就使中國實際獲利有限,但表面上有著巨大的順差。
                  所謂的“貿易逆差”數據存在巨大的偏差:美國在華企業的收益並未算到美國的貿易額之中,在中國的美國子公司為其母公司的巨大收入沒有算入美國的貿易額中,而是算在了中國的貿易額中,此消彼長拉大了數據;此外,中美貿易額的數據基於進出口商的地理位置,卻不顯示最終收入為哪國企業獲得。根據美國經濟分析局(BEA)的最新數據,2015年,美國公司在在中國的總銷售額為3730億美元,其中包括中國子公司的2230億美元、美國對中國出口的1500億美元。同樣,2015年中國企業對美國的銷售總額是4030億美元,其中100億美元通過中國在美國的子公司完成,通過出口銷售3930億美元,而這一部分卻沒有計算在中美貿易逆差之中。
                  以在中國設廠生產的蘋果公司為例,根據中國海關統計,蘋果公司2015年海外市場取得的1400億美元的收益都未計入美國的出口。如果將蘋果公司在大中華區獲得的附加值收益計入美國的出口,那麽美對大中華地區的出口就增加13.1%,雙邊的貿易赤字就會縮減6.7%。另外,中國的蘋果公司廠家組裝制造的蘋果手機主要從美國、韓國和日本等國家進口半導體等零部件,大部分的利潤被美國、韓國和日本等國家所獲,但是最終計算貿易額時卻把這一部分計算為中國所得,成為中美貿易逆差額的巨大部分。這只是蘋果一家公司,如果把所有類似公司都計算在內,這一數字將更大。在特朗普宣布稅改政策之後,蘋果宣布將匯回海外3500億美元收入,中國是蘋果最大的海外市場,這3500億美元裏面也應該有很大一部分都被記在了中國的對美順差的賬單上了。
                  貿易逆差的統計中,美國統計的口徑也存在問題。美國籠統地將香港等地的轉口貿易部分計入中國,但實際上還有向其他經濟體的貿易轉口。而且,美國對出口金額按離岸價格、進口金額按到岸價格計算,將裝卸、運輸和保險等費用的雙倍數額計入美中貿易逆差,這些都是導致貿易逆差數字“虛高”的原因。
                  另一個方面,美方除了“錯用”計算方式之外,還“自動屏蔽”了其在服務貿易上對華的巨大順差。所謂的“2017年美中貿易逆差的總額為3752億美元”只包括了貨物貿易,沒有反映服務貿易。以旅遊、留學和投資移民為代表的服務貿易也長期以來被忽略。
                  服務貿易增加值也由於中美在世界市場的不同分工地位,順差向美國集中,逆差向中國集中,這也是中美在全球價值鏈的位置所決定——2016年,美國服務貿易順差2506億美元,居世界第一;中國服務貿易逆差2426億美元,也位居世界第一。中國商務部的數據顯示,過去十年間,美國服務業對華出口增長了5倍,2016年美國對華在教育、旅遊、知識產權、交通、商業、金融▓等服務貿易上的順差達557億美元,占中國服務貿易逆差總額的23.1%,約為2006年的40倍。而這部分的貿易額是不被計算在中美之間的貿易額中的。而且隨著中國消費能力的提升和市場的擴大,在服務領域占優勢的美國的對華順差會越來越大。
                  在旅遊方面,旅遊項目占美國對華服務出口的56%。根據美國商務部2017年8月發布的數據,2016年中國內地遊客到訪美國的人數達到近300萬,增長了15%,消費支出330億美元,上升了9%。在教育方面,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會(IIE)的數據,2016年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人數為32.85萬人,中國在其生源國中排名第一,占美國留學生比例的31.5%。 以2016年中國留學生人均在美國年花費4.5萬美元計算,中國留學生一年為美國帶來了約159億美元的收入。相比之下,來華留學的美國人只有2萬。在技術移民方面,根據美國EB-5投資移民行業協會(IIUSA)的數據,2016財年,各國申請EB-5申請總數為13273件,其中,中國家庭占10948件,占比達到82.48%,中國大陸的投資人仍是申請EB-5的主力軍。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中國在留學、旅遊、投資移民等方面的服務貿易都處於逆差的狀態。所以,如果把中美服務貿易算進去,可以很大程度上降低中美貿易的▓逆差。
                  顯然,“貿易逆差”已經成為了特朗普總統對外追求單邊主義,實施所謂“美國第一”戰略的最為趁手的“口實”。其貌似“正義而合理”的訴求對內可以獲得民意加持,對外又可以占領道德的高地。但如果我們從一個更符合現實的評價體系角度,就可以很明白特朗普政府這種“技術操作”的硬傷。幾百年前的貿易統計方式既無法解釋更無法解決我們今天碰到的一系列問題。我們應該利用全球價值鏈的分析框架來有效分析今天的國際貿易形勢,本著合作雙贏而非對抗雙輸的態度來更好的處理當前現實中的國際經貿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