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手机登录网页

  • <tr id='04CsMZ'><strong id='04CsMZ'></strong><small id='04CsMZ'></small><button id='04CsMZ'></button><li id='04CsMZ'><noscript id='04CsMZ'><big id='04CsMZ'></big><dt id='04CsMZ'></dt></noscript></li></tr><ol id='04CsMZ'><option id='04CsMZ'><table id='04CsMZ'><blockquote id='04CsMZ'><tbody id='04CsMZ'></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4CsMZ'></u><kbd id='04CsMZ'><kbd id='04CsMZ'></kbd></kbd>

    <code id='04CsMZ'><strong id='04CsMZ'></strong></code>

    <fieldset id='04CsMZ'></fieldset>
          <span id='04CsMZ'></span>

              <ins id='04CsMZ'></ins>
              <acronym id='04CsMZ'><em id='04CsMZ'></em><td id='04CsMZ'><div id='04CsMZ'></div></td></acronym><address id='04CsMZ'><big id='04CsMZ'><big id='04CsMZ'></big><legend id='04CsMZ'></legend></big></address>

              <i id='04CsMZ'><div id='04CsMZ'><ins id='04CsMZ'></ins></div></i>
              <i id='04CsMZ'></i>
            1. <dl id='04CsMZ'></dl>
              1. <blockquote id='04CsMZ'><q id='04CsMZ'><noscript id='04CsMZ'></noscript><dt id='04CsMZ'></dt></q></blockquote><noframes id='04CsMZ'><i id='04CsMZ'></i>

                中美貿易摩擦的深層原因與緩解途徑


                2018/7/25 11:42:52編輯:澳门皇冠
                從中國加入WTO後,中美貿易關系一直趨好。但近兩年來,雙方貿易摩擦明顯增多,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勢。美國對華反傾銷、知識產權保護、貿易不平衡問題、對中國加入WTO承諾履行的批評以及對華出口管制等問題,構成了中美經貿關系中摩擦加劇的焦點問題。

                  一、中美兩國貿易爭端的主要表現
                  
                  (一)美國對華反傾銷和反補貼問題
                  目前,中國正在成為美國反傾銷和反補貼的最主要目標。1995年1月至2006年6月,美國共針對進口產品發起反傾銷調查366起,其中針對中國產品發起反傾銷調查61起,占調查總數的1/6。同期,美國針對進口產品實施反傾銷措施236起,其中針對中國產品實施反傾銷措施51起,占反傾銷措施總數的比例超過1/5。中國涉案產品被裁定實施反傾銷措施的比例大約為84%,高出平均水平約20個百分點。2006年11, 美國商務部宣布對來自中國的銅版紙同時發起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這是美國自1991年以來對中國發起的首例反補貼訴訟。2007年10月18日,美國商務部作出終裁,裁定中國涉案企業7.4%~44.25%不等的補貼幅█度。中國對此表示強烈不滿,並將通過WTO機制和法律手段尋求公正解決,維護企業的合法權益。
                  (二)美國對華知識產權保護問題
                  指控進口產品侵犯美國企業知識產權成為美國限制中國產品進口的另一便利工具。1995年1月至2006年11月,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共向中國產品發起337調查共57起,2006年,美國前所未有地對中國產品發起13次337調查,是2005年7次調查的近兩倍。在已經完成調查的41起案件中,中國產品被裁定侵權的19起,未侵權的4起,撤訴4起,和解等途徑結案14起。1998年以前,美國337調查涉及中國的產品主要是輕工和紡織服裝產品,但1998年後,主要調查產品為工程機械、化工及醫藥原材料,被調查產品結構不斷升級。
                  (三)中美兩國的貿易逆差問題
                  貿易不平衡是中美關系中的主要矛盾,也是中美貿易摩擦的主要誘因。2006年,美方統計對華貨物貿易逆差增速減緩,但逆差額再創新高,達到2325.5億美元,占其逆差總額的28.4%。近年來,中美貿易不平衡絕對值上升趨勢明顯,美國貿易保護勢力不斷借題發揮。特別是2006年美國中期選舉後,民主黨掌控了參眾兩院,一貫反對自由貿易的民主黨開始向布什政府的對華貿易政策施加壓力。一些議員不斷敦促美國政府要求中國加快人民幣升值步伐。
                  (四)美國對中國的出口管制問題
                  美國針對高科技產品對華實施嚴格的出口限制,是導致雙方貿易正常發展的一個大問題。2007年6月19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執行新的對華高科技出口限制規定,航空發動機、先進導航系統、激光器、水下攝像機等20個大類的美國高科技產品不得對中國出口。在2006年的出口管制清單上又增加了新的項目,如先進雷達、高性能計算機和可以升級反坦克武器的貧鈾等。美國聲稱,出臺這些舉措是為了美國的國家安全,維護美國出口商的利益及保護就業。而實際上,這種管制也會使美國的商業利益受到損害。從2001年到2006年,6年間美國因對中國出口高科技產品限制,損失了700多億美元的貿易額。
                  
                  二、中美貿易摩擦的深層原因分析
                  
                  (一) 美國貿易政策受政治體制運作影響
                  由於中美兩國政治制度、意識形態、社會文化等方面的差異,使得美國對華貿易政策往往帶有濃厚的政治色彩。美國政府在制定對華貿易政策時,不是把社會福利水平放在首位,而是考慮政治利益的需要。例如,美國總是將貿易問題與人權掛鉤,力圖用貿易迫使中國在政治問題上對美國妥協。當越來越多的“中國制造”充溢於美國市場時,美國人驚呼“中國制造”搶走了他們的飯碗。美國的產業協會和勞工聯盟紛紛到白宮、國會給政府官員和國會議員施壓。面對壓力,美國政客需要替罪羊來化解國內日益高漲的不滿情緒。中國是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來源地以及美國重要的海外投資地,這使其成為美國▓政治的犧牲品。為了贏得選民的支持,特別是產業階層的選票,政府不能不有所表示。從彩電到紡織品,從鋼管到木制家具,針對中國商品的設限和反傾銷措施接二連三。因此,將貿易問題政治化,嚴重地影響了中美雙邊貿易和政治關系的發展;而雙邊政治關系的好壞又對貿易摩擦的解決產生重大影響。
                  (二)遏制中國是由美國全球戰略決定的
                  由於中美意識形態的不同,美國對中國始終存有戒心,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美國越來越感覺到中國經濟增長的強大實力和雄厚的競爭力,美國的反華勢力認為中國是其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認為中國發展和強大必然會謀求亞洲的霸主地位██。因此,從全球戰略考慮,美國並不希望看到一個日益強大的可與之抗衡的中國出現。根據這種思維方式,美國總是試圖尋找各種借口對中國的發展制造障礙,如提出“中國威脅論”、鼓吹人民幣升值、對華高科技產品出口的限制等,不時制造摩擦來遏制中國的發展。這些措施使得美國無法在中美貿易中充分發揮其比較優勢,在一定程度上導致了中美貿易產品結構的扭曲,不利於中美貿易逆差的縮減和未來貿易摩擦的緩和。
                  (三)美國產業結構調整的結果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美國開始了從傳統工業經濟向高科技經濟的轉型。在轉型過程中,由於中國勞動力成本低廉,使得美國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逐漸失去優勢走向衰落,高科技產品又不能迅速開辟市場,這必然增大貿易逆差。事實上,美國經濟結構的轉型已經使得美國在紡織、鋼鐵、小型家電等領域失去成本競爭優勢;而近年來高科技產品對中國的出口出現逆差,逆差額從2002年的118.08億美元上升到2006年的550.82億美元,呈擴大趨勢。美國的一位經濟學家提出,目前的貿易逆差預示了一個深層次的危機,美國也許在能提供高收入就業機會的某些部門失去領先優勢。 

                隨著中國經濟實力和綜合國力的提升,世界經濟無可避免地正在進入G2格局,這對目前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形成重大挑戰,中美之間的摩擦和潛在沖突由此勢所難免。
                美國國家利益也許可以從三個層次上來劃分和理解:
                一是維護並在全球範圍之內推廣自己的意識形態、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
                二是確保美國在核心技術和軍事能力上始終處於領先地位,甚至維持壓倒性優勢;
                三是在全球範圍之內保護和促進美國企業的商業活動。
                中國在意識形態上與美國的期望漸有背離;中國制造2025在核心技術領域挑戰美國的優勢;中國由政府主導經濟活動的模式日益威脅美國的自由經濟模式和美國企業的競爭地位,這應該是中美經濟貿易領域摩擦加劇的深層原因。
                中美經貿關系的未來走向充滿不確定性,需要擔心的前景是過往的全球化走向未來的碎片化,是在雙向投資、技術轉讓、人才流動等領域中美從過去日益融合的局面走向未來不斷分離的局面。

                美國繼續維持目前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願望和能力都在下降
                現在全球進入了G2時代,到2030年以後,中國的經濟總量比美國還要大,而這種變化幾乎是不可逆的。世界進入G2時代的最重要的影響是:美國對繼續維持目前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願望和能力都在下降,至少邊際上在下降。
                中國對於目前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有獨特的想法,並且在一定程度上的確有能力,至少在邊際上有能力改變這一體系。例如亞投行、一帶一路、人民幣國際化,都是試圖改變現有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至少在邊際上。
                所以中美沖突的核心是中國和美國在經濟上體量逐漸相當,特別是我們展望未來20年,中國的經濟總量比美國還要大,美國在邊際上維持現有體系的能力和願望在下▓降,中國在邊際上改變這一體系的願望和能力在上升,而中國邊際上改變這一體系的方向跟美國所樂見的方向又是不太一樣的。在這一背景下,就出現了我們正在看到的,以及在未來很長時間裏面,都會持續存在的中美爭執的一系列的問題。
                現在我們把經貿問題稍放一放,在一個超越經貿關系,在一個更大的層面上去回顧中美關系,然後我們再回頭來聚焦經貿問題,可以把很多問題看得更清楚。
                我們知道任何一個國家的經貿政策都是外交政策的一部分,任何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的核心都是捍衛自己的國家利益。問題是美國的國家利益是什麽?
                我認為美國的國家利益,可以分解為三個層次。
                美國國家利益的第一個層面,是維護自己的意識形態、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並在全球範圍之內對此進行推廣。美國的外交政策有實用主義的一面,也有理想主義的一面,總是在實用主義▓和理想主義之間搖擺,在大多數時候是實用主義,但當其占據優勢的時候,又會變得比較理想主義。
                美國外交政策偏理想主義的這一面,是要在力所能及的條件下,盡可能在全球範圍之內推廣它的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
                第二個層面,是保證美國在核心技術和軍事能力上擁有領先、甚至是壓倒性的優勢。只有美國擁有這些優勢,美國才有能力捍衛自己的意識形態,才有可能去推廣自己的意識形態。
                第三個層面,是讓美國的商人在全球範圍之內能夠自由地做生意,確保商人能夠受到其他國家公正的對待,保障其利益能夠受到充分的保護。美國商人利益在他國受到侵害,可以找美國領事館、美國商會,美國政府就會出來交涉,目的是要保證美國商人在這個國家受到公平的對待。如果他沒有受到公平的對待,美國就勸說這個國家政府這樣做,否則就用其他方式進行制裁或報復。
                所以,美國的國家利益是由這三個層面來組成的。
                當我們理解完這三個層面以後,我們再來回到全球的G2格局來看中美之間的爭端。可以說,在所有這三個層面上,在美國看來,中國都對美國形成了不可忽視的挑戰。
                在第一個層面,即意識形態層面上,美國曾經認為,隨著把中國納入WTO,中國經濟日益市場化和高速增長,中國會變得越來越接近、尊重和認可美國的意識形態,這是美國公開的秘密。但是現在美國的戰略思想界開始認為,盡管中國經濟入世以後日益強大,但中國並沒有接納和認可美國的意識形態,反而與美國希望的方向日漸背離。這引起了其高度警覺和普遍反思,並開始影響到美國對華政策的諸多方面。
                在第二個層面上,即保證美國在技術上擁有領先或壓倒性的優勢,美國也受到了強有力的挑戰。中國制造2025所列出來的戰略新興行業,包括機器人、電動汽車、航空等,都是事關未來的新技術,是引領經濟增長的最重要的戰略方向。美國在這些領域相對全球其他國家擁有,並且希望繼續擁有壓倒性的優勢,這是美國能夠強大的技術基礎。
                但是美國認為中國通過中國制造2025計劃,正在快速追趕和挑戰美國的技術優勢,並擔心中國未來能夠做到這一點。所以其圍繞中國制造2025開具征稅清單,考慮投資和技術轉移的限制,並正在策劃進一步的打壓和圍堵政策。其清單之中有些產品中國根本就對美國沒有出口。比如說中國如果對美國出口大飛機,美國加征關稅,這可以理解,但是中國自己的飛機都還沒造出來,美國就已經開始加稅。所以在第二個層面上,中國制造2025使得美國的國家利益也受到了明顯的挑戰。
                在第三個層面上,也是最實用主義的層面上,中國對美國的商業利益也開始產生侵蝕、威脅或挑戰。典型的證據是,美國商會(也包括歐洲商會)對華態度的顯著轉變,對中國營商環境變化的抱怨,由此推動美國政府對華提出一系列政策訴求,例如公平競爭、對等互利等。
                美國的經濟制度是一種自由經濟制度。所謂的自由經濟制度,就是政府是市場的守夜人,負責維持秩序,企業生產什麽、生產多少、用什麽樣的技術去生產,全是資本家和金融體系的事,政府是不參與的。英美經濟在過去幾百年▓的時間裏都是在這種模式下成長起來的。
                中國的市場經濟模式是政府主導下的市場經濟制度。美國學者給中國扣了一個帽子,叫國家資本主義。這兩種制度安排是非常不兼容,隨著中國經濟在技術上日益復雜化,規模日益擴大,兩者之間的沖突勢必愈演愈烈。
                根本的原因在於,在美國的企業看來,中國的企業背後站著中國政府,政府和企業是捆綁在一起,無法分開的。在競爭之中,政府通過產業政策、財政補貼、準入限制、廉價信貸、乃至直接訂單等手段支持中國的企業,這使得美國的企業在中國和全球市場上都處於不利的競爭地位。
                為了說明這一點,我們來看下面幾個例子。
                在太陽能板行業,早期美國、歐洲和中國都開始嘗試做太陽能板,大家處在一個起跑線上競爭。但是美國和歐洲企業做太陽能板的時候,企業家是拿自己的錢去投資。而中國的企業背後,有產業政策,有大量的政府補貼和廉價的銀行信貸。這樣的結果是,因為有政府的大量補貼,很容易形成產能過剩。中國已經是這麽大的經濟體,中國一旦形成產能過剩以後,會把產能過剩出口到全球,英美的廠商就會面臨廉價產品的競爭。這樣一來中國的廉價商品導致歐美的廠商被迫退出市場。盡管他們在競爭之中敗北,但他們認為這是不公平競爭造成的,輸得心不服口也不服。
                未來技術發展誰也說不清楚,在這一競爭過程之中,如果中國的產業政策搞對了,那麽歐美企業無法跟中國競爭,因為在起跑線上就比中國落後。中國把足夠廉價的產品出口到國際市場,導致歐美企業破產,中國企業壟斷了市場,等到達到足夠的規模,中國企業開始賺錢的時候,歐美企業已經沒有能力進入這個市場了。
                如果中國把產業政策搞錯了,中國這些企業都會死掉,但是中國這些企業死掉▓的同時,會把他們相關的歐美企業一起拽下來陪著中國企業倒閉。因為中國國企倒閉的過程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背後有大量的政府補貼和廉價信貸,市場不能夠及時的出清,始終能夠維持存在,始終能生產比較廉價的產品。但是歐美的企業是自由市場制度,它在這些層面上相對中國企業沒有優勢,最後他也會被拖垮。
                所以中國的產業政策如果搞對了,歐美企業沒有好的結果;如果搞錯了,歐美企業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中國的這套市場制度的安排,在中國的經濟體量已經足夠大,加入了全球的生產鏈,並且出口巨大的背景下,歐美相關的企業是認為中國存在不公平競爭的。例如,現在全球最有競爭力的太陽能板的生產企業都在中國,就是因為2009-10年開始的太陽能板的競爭,中國通過大量的政府補貼把歐美企業全洗牌,歐美在這場戰役中已經完全輸掉了。
                再比如鋼鐵的例子。中國鋼鐵行業的產能過剩,在所有行業之中是最嚴重的。中國的鋼鐵生產能力大概占到全球的一半,中國的鋼鐵行業存在嚴重的產能過剩,結果是把全球的鋼價都壓得很低,結果是美國的鋼鐵商、日本的鋼鐵商日子都很難過。
                但是為什麽中國的鋼鐵的產能過剩這麽嚴重呢?是因為中國的鋼鐵領域存在大量的國有企業,國企經營難以持續,但可以通過合並或者註資繼續存活,受到的市場約束相對來講是比較弱的,它的財務資源不能說是無限的,但也遠遠超過了一般公司的資本所能支持的範圍。所以雖然產能過剩,但是他能在這個市場上勉強存活,中國鋼鐵以低價銷售,導致美國鋼鐵廠商的產品賣不出去,他就只好關門倒閉。美國廠商關門肯定不甘心,因為這不完全是技術優勢或者管理優勢的碾壓,是因為背後中國政府的支持導致了美國企業的破產,它會認為遇到了不公平競爭。
                最後舉一個大飛機的例子。中國的大飛機目前還沒有拿到適航證,就已經有800多架訂單。如果中國的C919是一個完全私營的或者是█按照歐美市場規則競爭的企業,有可能拿到這麽多定單嗎?對波音公司和空客公司來講,可以認為C919的這種爭取訂單的行為是公平競爭嗎?
                中國一旦能夠以比較低的價格把大飛機出口到國際市場,波音和空客可能因為低價競爭而關門。波音和空客都會覺得這是不公平競爭,但是如果它去WTO控告中國,會發現中國不違反任何一條WTO協議的規則。中國加入WTO的時候,圍繞國有企業、產業政策、政府補貼就沒有制定規則。因為當時美國的意識裏,根本沒有政府主導下的市場經濟制度這個概念。所以在非常底層的層面上,中美之間沖突的核心,我認為是兩種經濟模式的沖突。
                美國是自由市場經濟,WTO是圍繞自由市場經濟建立起來的規則,中國是政府主導下的市場經濟,這兩種制度的運轉是不一樣的,而且相互之間是不兼容的。兩者的競爭中,任何一個單個的企業遭遇中國國企的正面競爭都會處於非常被動的地位。但是一定能說中國這個制度更有效率嗎?中國這種制度的成本一定最低嗎?一定能夠獲得最高的投資回報嗎?一定能夠獲得更有效率的經濟成長嗎?這個是不一定的。
                中國不那麽在意所謂的投入產出的回報效率沒有關系,但是中國參與了全球市場,在美國看來中國扭曲了全球市場的競爭。換言之,這對目前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形成了挑戰。
                討論完這些問題我們就容易知道和理解,對華在經貿問題上奉行強硬路線是美國朝野兩黨的共識,在美國國會享有廣泛的支持,在美國社會也越來越享有廣泛的支持。
                縱觀中美恢復交往40多年的歷史,從1972年到1992年,中美關系的政治基礎是對抗蘇聯。所以盡管中美之間在很多領域存在不同,但是中美兩國關系走得很近,大量留學生可以去美國學習,經濟可以正常往來。
                從1992年到2012年,美國的戰略思想界希望把中國納入美國為主導的經濟體系,並進而希望中國會由此變得更市場化、更接近美國的意識形態。對美國商人而言,中國市場廣█闊,可以獲取巨大的商業利益,與此同時中國當時在技術上完全不足以對美國構成挑戰。所以美國的戰略思想界和工商界都支持與中國接觸,美國商會對華態度友好,經貿關系是中美關系的重要壓艙石。
                2012年以來,中美關系的這些基石都動搖了,反對中國正在成為美國朝野的共識。
                總結來說,美國國內有三種政治力量,在反對中國這個層面上有高度共識。
                第一股力量是美國戰略思想界,他認為中國的意識形態與美國背向而行,以前的對華政策是失敗的。第二股力量是銹帶地區的產業工人,他認為中國加入全球經濟體系後,承接了大量制造業工作,導致他們失業。第三股是美國的工商界,他認為中國的經濟制度對他們構成了不公平的競爭,侵蝕了他的利益。
                美國的戰略思想界、銹帶地區的產業工人和工商界,是三股相互獨立的政治力量,但是這三股相互獨立的政治力量在反對中國的問題上取得了高度的共識,形成了廣泛的共鳴。從美國的政治光譜上看,這大約是目前的現狀。
                中美經貿關系的未來走向充滿不確定性,需要雙方相向而行,尋找和擴大利益的交集,需要把經貿關系視為最重要的共同利益加以維護和鞏固,需要在涉及經濟模式等關鍵問題上相互妥協,並形成制度化的安排,需要在各自的政治光譜上找到可靠的內外盟友。
                需要擔心的前景是,如果這些妥協無法達成,再加上在技術和意識形態領域的對抗,在雙向投資、技術轉讓、人才流動等領域,中美會從過去日益融合的局面走向未來不斷分離的局面;過去幾十年的全球化進程會分裂為中美各起爐竈的碎片化過程;中美關系由此變得越來越不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