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博天堂

  • <tr id='JwIGFq'><strong id='JwIGFq'></strong><small id='JwIGFq'></small><button id='JwIGFq'></button><li id='JwIGFq'><noscript id='JwIGFq'><big id='JwIGFq'></big><dt id='JwIGFq'></dt></noscript></li></tr><ol id='JwIGFq'><option id='JwIGFq'><table id='JwIGFq'><blockquote id='JwIGFq'><tbody id='JwIGFq'></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wIGFq'></u><kbd id='JwIGFq'><kbd id='JwIGFq'></kbd></kbd>

    <code id='JwIGFq'><strong id='JwIGFq'></strong></code>

    <fieldset id='JwIGFq'></fieldset>
          <span id='JwIGFq'></span>

              <ins id='JwIGFq'></ins>
              <acronym id='JwIGFq'><em id='JwIGFq'></em><td id='JwIGFq'><div id='JwIGFq'></div></td></acronym><address id='JwIGFq'><big id='JwIGFq'><big id='JwIGFq'></big><legend id='JwIGFq'></legend></big></address>

              <i id='JwIGFq'><div id='JwIGFq'><ins id='JwIGFq'></ins></div></i>
              <i id='JwIGFq'></i>
            1. <dl id='JwIGFq'></dl>
              1. <blockquote id='JwIGFq'><q id='JwIGFq'><noscript id='JwIGFq'></noscript><dt id='JwIGFq'></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wIGFq'><i id='JwIGFq'></i>

                中美貿易戰的損害分析與對策建議


                2018/7/28 16:34:40編輯:澳门皇冠
                  世界第一第二大經濟體間的經貿爭端引發了全球關註。對這場貿易沖突的起因、特朗普政府決策背後的動力和目標以及下一步的應對之策,都值得我們在理性基礎上認真分析和解答。

                一、中美貿易存在“失衡”但不存在“不公平”

                  根據美國商務部公布的最新貿易統計數據,2017年美國貿█易逆差創9年來最高紀錄,達到5660億美元。去年全年美國與中國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6359.7億美元。其中,美國對中國出口1303.7億美元,美國自中國進口5056億美元,美方貿易逆差3752.3億美元。這個美方計算出來的巨額逆差,是不是由中國的“不公平”貿易造成的呢?從貿易經濟原理和中美經貿往來的事實看,中美貿易不平衡的形成其實有以下兩大方面的原因。

                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以及當前的國際分工體系,決定了美國對外貿易逆差的整體結構

                  首先,美國的投資額超過整個國家的儲蓄額,就必然從世界其他地區輸入資金來填補兩者之間的█缺口,也就造就了當前的貿易逆差。此外,用美國政府信用支撐的國際儲備貨幣體系,一方面給了美國不懼通脹的美元“印鈔機”來維持超出自身生產能力的消費水平;另一方面,美元流動也成為支持國際經貿體系的公共產品。而近20年來,美國的居民儲蓄率持續下降,美國的居民儲蓄率從上世紀90年代的8%降到了2006年的1.75%,2007年上半年一度為負。美國聯邦債務率從1994年的49%降到了2000年的34%,而到2006年上升到70%。去年美國的居民儲蓄率再降到3.6%,而聯邦債務率超過了100%。

                  其次,美國的比較優勢在於資本密集型產業,中國的比較優勢在於勞動力密集性產業。初級產業產值占中國經濟比重是8%,占美國經濟比重是1%;第二產業的GDP占比中國是20%,美國是12%;53%的中國GDP來自第三產業,美國則高達79%。所以,中國的經濟結構是以基礎農業和制造業為主導,美國的經濟結構是以服務業為主導。

                  此外,中美貿易不平衡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可以說完全在於美國本身——帶有冷戰色彩的美國對華高科技出口限制。2001年美對華技術產品出口占中國同類產品進口的比重為16.7%,2016年該數字降至8.2%,這與美國科技強國地位和中美互為重要貿易夥伴的現狀極不相稱。

                傳統的統計方法“誤解”中美經貿關系,掩蓋了“順差在中,利差在美”的事實

                  根據美國國會今年▓3月發布的研究報告,在全球價值供應鏈下,中美產品幾乎都達到“中國產品中有美國零件,美國產品中有中國零件的地步”。中美開展經貿合作是經濟全球化背景下、國際產業分工、資源優化配置的必然結果。美國居於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中國居於中低端。隨著產業鏈的垂直整合和供應鏈的跨國發展,美國高附加值的設計、研發活動與中國低成本的生產、組裝環節日益緊密聯系,美國企業掌握了產品設計、核心零部件制造、運儲和營銷等高附加值環節,從中獲得了絕大部分利潤。

                  特朗普政府一直以來把3752億美元的中美貿易逆差當作發動貿易戰的“師出有名”,這是值▓得商榷的。首先,雙方貿易逆差計量存在差異,而且數額相距較大。其次,按照美國“原產地原則”統計,美國對香港高達320億的順差,以及美國從香港、澳門等地以轉口貿易的形式間接出口到中國大█陸的高達1000億美元,都沒有計算進中美貿易額。最後,如果按照附加值算,中國順差還會進一步大幅縮水。

                  我們還要註意到,美資企業獲得了中美貿易中的絕大部分利潤。中國商務部報告指出,2017年中國貿易順差的59%來自加工貿易,57%來自外資企業。中國出口美國的企業,可以說都是外資為主。亞洲開發銀行2010年的研究結果顯示,在中國出口的紡織服裝、鞋帽等商品中,美國進口商和零售商的收益占到商品整體利潤的90%。在全球價值鏈中,貿易順差反映在中國,但利益順差反映在美國。

                  除此之外,快速增長的美中服務貿易順差一直被忽略。美方將進口額減去出口額的逆差計量完全沒有考慮到美中服務貿易的增長。在過去10年美服務業對華出口增長5倍,2017年中美之間的服務貿易額為1182億美元,其中中國購買的美國服務價值達到900億美元,而這900億貿易額沒有體現在中美貿易計量中。美中貿易委員會(US China Business Council)指出,中國已是美國服務業出口第二大目的地,2017年美國對華服務貿易順差統計為530億美元(中方統計為547億美元)。這部分美國服務貿易順差就被“忽略不計”了。

                “非貿易因素”成為推動中美貿▓易爭端升級的重要原因
                  
                  美中貿易爭端,和中美經貿關系政治基礎發生變化有關。哈佛大學教授、著名的政治經濟學家丹尼·羅德裏克(Dani Rodrik)認為,貿易政策對國家內部的再分配產生深遠影響。經濟全球化在美國制造了“贏者”和“輸家”,積累多年的分配正義問題所產生的所謂“精英美國”和“傳統美國”的裂痕助推特朗普當選,所以說,特朗普現象是民意一定程度的反映。

                  對於中國而言,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與美國經濟尤其是08年經濟危機以來的疲弱形成鮮明對比。2012年,中國經濟總量達到美國的一半,2017年達到美國經濟體量的三分之二。雖然▓從人均國民收入水平來看,中美之間還有相當大的差距,兩國趨近的經濟體量,追趕中的中國科技發展,以及中國在國際舞臺不斷增長的影響力,都在美國的精英和民眾的心理上,在中美關系中打上了強烈的”競爭”烙印。

                  無可回避的是,美國發動貿易戰的背後還存在著中美結構性矛盾這一深層次原因。國內外一些輿論對中美兩國能否在既有國際秩序下有序相處存在疑慮,擔心中美關系陷入“修昔底德陷阱”。許多西方學者從地緣政治角度和以往大國崛起的經驗分析,中美之間有可能陷入新冷戰,美國發起貿易戰是對中國崛起的“遏制”。

                  中國方面,應對美國貿易施壓的開放舉措和將“中國模式“意識形態化的途徑大相徑庭。在傳統的”接觸“和”遏制“兩極之間存在巨大的空間,盡管美國戰略界認為對華接觸失敗了,面對一個體量基本相當、和美國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大國,競爭和合作的動力並存,在極端”遏制“之外尚有選項。而最值得警惕的,就是將貿易爭端政治化,歷史上大國之所以陷入”修昔底德陷阱“,是因為預言會自我實現。此外,隨著國際力量的此消彼長,“守成國”和“崛起國”之間的大國競爭動態可能導致全球治理真空,國際公共產品的供給短缺,而使國際體系陷入“金德伯格陷阱”,也值得國際社會關註。

                二、加劇的貿易爭端給中美雙方帶來的“雙輸”結局

                  特朗普曾在推特中說:“貿易戰是好事,而且容█易贏(easy to win)。”。然而特朗普所要求的中美貿易“平衡”,既不符合中美經貿關系的實質和利益,更不符合客觀的經濟規律。貿易戰中的雙方好比博弈論裏的經典“囚徒困境遊戲”:雙方都通過加征關稅來打擊對手來獲得收益,但事實是如果雙方都采取減免關稅的措施,雙方才能獲益;然而任何一方都不能夠也不願意單方面宣布休戰——因為這意味著更大的損失,這樣最終的結局就是“雙輸”。

                中國經濟將承受重壓,對GDP增長、繼續深化改革轉型升級造成一定阻礙
                  

                  中國不怕打貿易戰,但是,打貿易戰有代價。中國商務部有官員指出,每年3000多億的貿易順差一定程度上說明中國對美國市場的依賴程度比美國對中國市場的依賴程度高。中國在中美貿易關系中仍然相對弱勢,中美“脫鉤”之重,恐怕首先不能承受的是中國。

                  其次,貿易戰對中國GDP增速產生一定影響。國內外的金融機構就對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損失作了推算。在美國對中國商品全部征收15%、30%、45%三種稅率的假設下,中國對美國和出口和對中國的總出口分別會下降多少?美國投行摩根士丹利的預測是對美出口下降分別21%、46%、72%;對總出口下降分別4%、8%、13%。興業證券的測算基本相似,並推算出在30%稅率的假設下,貿易戰對中國GDP的影響為0.64個百分點。中金公司則在5%稅率的推算下,認為中國GDP增速影響大於0.07個百分點。根據摩根士丹利最新發布的一份中美貿易戰的報告,如果貿易戰持續升級和擴大,就會對中國的經濟發展造成明顯的沖擊,明年的經濟增速有可能下降到5%的範疇。

                  再次,對中國繼續深化改革轉型升級造成一定阻礙。除了出口額的減少和推遲投資對經濟產生的影響之外,中美貿易爭端的不斷升溫可能會導致中國去杠杠的進程出現倒退。央行自1月以來已三次定向降準,目的是幫助中小企業融資,而業界人士懷疑釋放的流動性因金融市場的不發達仍將成為繼續推高資產泡沫的推手。2018年4月23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重提“擴大內需”並提到“世界經濟政治形勢更加錯綜復雜”,這是2015年匯改以來首次重提”擴大內需”。經濟學家羅伯特·蒙代爾(Robert Mundell)著名的“三元悖論”說,在獨立貨幣政策、固定匯率和資本自由流動三者之間是一個“不可能的三角”,無法全部實現,對政策制定者來說意味著必須有所放棄。也許,在刺激內需、去杠杠、穩定人民幣匯率之間也存在著一個“不可能的三角”,愈演愈烈的貿易戰可能會增加中國經濟轉型升級道路脫離正軌的風險。

                美國普通消費者將深受打擊,跨國公司也將受重創
                  

                  從2001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到2016年間,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額上漲了500%。而不斷升級和擴大的關稅戰,從經濟原理上說,其實是對本國國民的稅負,同時造成報復性關稅打擊行業的勞動者失業,特朗普發動貿易戰,最終買單的卻是普通美國消費者和工人。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則發出警告,共計260萬個美國就業崗位可能面臨風險。

                  另外,在華投資的美國公司利益會受到嚴重損害。美國最大的經貿團體“美國商會”近日公開批評特朗普挑起貿易戰的做法,指責白宮威脅對中國進口商品大舉加稅的舉措,將損害美國消費者的利益、削弱美國在海外的投資收益、並有可能實質性地扭曲美國和世界其他重要經濟體的商貿聯系。貿易戰會嚴重削弱美國公司在新興市場的競爭力。2016年,中國消費者買了4490萬部蘋果手機,510萬輛通用、福特、克萊斯勒三大品牌汽車,分別占當年蘋果和三大汽車品牌全球銷量的21%和33%。通用別克在中國的銷售額為420億美元,超過美國本土的390億美元,蘋果銷售額460億美元,僅次美國本土。波音41000架新飛機,超過7000架賣往了中國。

                  此外,美國的科技創新水平可能會受到影響。根據美國信息技術創新基金會(ITIF)最近發布的報告估算,如果特朗普政府對從中國進口的信息和通訊技術產品加征25%的關稅,將導致美國經濟未來10年損失3320億美元。貿易戰下日益緊張的兩國關系給華裔科技人才在美發展蒙上陰影,在國內蓬勃的雙創前景的“拉”的因素下,加上特朗普政府對在美華人科研技術人員和留學生的限制和打壓的“推”,這可能急劇加速人才往中國的回流。人才是美國創新經濟動力之源,也是在貿易戰對於美國的傷害容易被忽略的一個方面。

                  貿易戰無疑是對當前倡導自由貿易的多邊貿易體系的巨大▓挑戰。對經濟預期、對投資者的信心所構成的“信心殺手”,將破壞來之不易的復蘇態勢,動搖全球經濟增長的根基,有可能會造成極大規模的失業和貧窮。

                三、中美經貿爭端的破局之路存在於被忽視的合作潛力

                  盡管中美兩國出現貿易爭端,但不可否認的是,中美仍然存在巨大的合作潛力空間。隨著中國的外資營商環境在進一步改善,世界第一大和第二大經濟體無疑可以在更多領域展開合作實現共贏。我們認為以下10個方面是兩國需要著手開始的工作。

                  1、中美在經濟上都面臨一些結構性挑戰,中美需加快自身經濟結構調整,從自身做起,在做大增量的基礎上共同改善貿易不平衡現狀。中美作為兩個全球最大的市場經濟國家,經濟互補性強,應該求大同存小異,跨越意識形態差異,避免將貿易摩擦地緣政治化。兩國要以兩國和全人類的福祉為出發點,創新全球治理體系,打造人類共同的價值,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2、中美貿易的統計方法要有創新,要擯棄傳統的和過時貿易統計模式,中美間的貿易要以全球價值鏈的方式來計算,要包括服務貿易和在華投資收入等全面來看,這樣不僅能更加精準地顯示兩國所獲得的真正價值,而且也更加公正公平。

                  3、中美兩國未來服務貿易有巨大的增長空間,美國有巨大服務貿易順差來平衡中美貨物貿易,包括旅遊、留學、人才環流、投資移民、專利費和第三方收入、電子商務等多個領域。

                  4、加強中美經貿關系“壓艙石”效應。美國公司在華投資有巨大利益,每年在華收入高達2000億-3000億美元,在華有著巨大的利益。通過美國大型跨國企業、協會、智庫、遊說團體在美國政界的影響力,緩和處於僵局的中美經貿關系,進而重新回到對話協商的軌道上來。

                  5、加強中美兩國省/州間在基建、新興產業、氣候、能源等領域的合作,鼓勵地方加強與美國各州、市政府合作,適時舉辦中美省/州長年度峰會、中美市長年度峰會,建立合作平臺和機制,成立省/州政府合作建設基金。

                  6、在WTO框架下進行申訴與協商合作。中國可以在WTO框架下對美國進行申訴,又可以進行談判,增加商討合作的空間,探討通過WTO等第三方機制解決爭端。

                  7、美國需要放寬出口限制,尤其是放寬包括高科技公司在內的對華出口,實現雙方的共贏,減少因出口限制帶來的負面效果和不利於減少貿易逆差的局面。

                  8、推進中美雙邊投資協議(BIT)或新的中▓美貿易協議談判,減少雙方相互投資的障礙,增加彼此之間市場開放的廣度和深度。中美雙邊投資協定是維護中美投資關系和經貿關系的重要制度基礎。

                  9、維護全球多邊機制、推動中美在全球治理上的合作,推動亞太多邊合作機制形成,加快區域多邊自貿體系建設。中國未來可以考慮加入新的TPP。中美為全球治理增量,在國際人才組織、國際電子商務聯盟,全球數字合作方面有巨大的合作空間,可以完善全球治理體系協商合作。

                  10、發揮“二軌外交”的作用,促進雙方溝通。提高對外交流水平,鼓勵中美兩國智庫、貿易協會等民間組織、NGO發揮“二軌外交”作用,形成有效而靈活的溝通途徑和對話機制,負責傳遞兩方的聲音,積極協助雙方消除誤解、彌合分歧並最終提出解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