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人斯娱乐网站

  • <tr id='cOvSOF'><strong id='cOvSOF'></strong><small id='cOvSOF'></small><button id='cOvSOF'></button><li id='cOvSOF'><noscript id='cOvSOF'><big id='cOvSOF'></big><dt id='cOvSOF'></dt></noscript></li></tr><ol id='cOvSOF'><option id='cOvSOF'><table id='cOvSOF'><blockquote id='cOvSOF'><tbody id='cOvSO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OvSOF'></u><kbd id='cOvSOF'><kbd id='cOvSOF'></kbd></kbd>

    <code id='cOvSOF'><strong id='cOvSOF'></strong></code>

    <fieldset id='cOvSOF'></fieldset>
          <span id='cOvSOF'></span>

              <ins id='cOvSOF'></ins>
              <acronym id='cOvSOF'><em id='cOvSOF'></em><td id='cOvSOF'><div id='cOvSOF'></div></td></acronym><address id='cOvSOF'><big id='cOvSOF'><big id='cOvSOF'></big><legend id='cOvSOF'></legend></big></address>

              <i id='cOvSOF'><div id='cOvSOF'><ins id='cOvSOF'></ins></div></i>
              <i id='cOvSOF'></i>
            1. <dl id='cOvSOF'></dl>
              1. <blockquote id='cOvSOF'><q id='cOvSOF'><noscript id='cOvSOF'></noscript><dt id='cOvSO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OvSOF'><i id='cOvSOF'></i>

                用廣角鏡,後視鏡,望遠鏡看中國經濟。


                2018/8/6 16:21:03編輯:澳门皇冠
                這當然是一個宏大的課題。 不過,改革開放四十年之所以取得斐然的發展成就,是基於以下這樣一種成為現實的可能:能讀能寫能算又勤勞的中國人,出於改善生活的美好願望以及單純的愛國主義,在政府的支持下,在市場經濟發展的道路上繼續前進。顯然,中國人的這種勤勞善學的文化優勢並不像▓人口紅利那樣很快會在幾代人內丟失,並且他們對於美好生活的向往比過往僅僅為了溫飽更豐富和迫切了:更多的收入、更好的發展機會、更好的住房、教育、醫療條件和生態環境、更加自由尊嚴的自我實現。如果我們認為上述轉變為現實的可能性依然存在,那麽答案就在於中國人應該從政府那裏繼續獲得怎樣的支持,以及政府應該有怎樣的作為或者不作為。

                綜合唯物史觀和現代法治觀念來說,人民是歷史創造者,法無禁止即可為,政府是歷史的推動者,但法無授權不可為。只有市場與政府之間在法治的框架內互動博弈,進而形成新的法邊界的均衡,一個總體上是良性的市場經濟和文明社會便可期待。實際上,這條新世紀的長征路並不好走。英語裏有一句俚語,“woulda,coulda,shoulda”,意思是沒有做某事。沒有做要交學費,沒有做到位也要交學費,做得太過也要交學費,收獲最大、成本最低的辦法只有不偏不倚恰到好處地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市場才能真正出清和均衡,同時發揮好政府“守夜人”的作用。

                無論是內憂還是外患,一旦變成問題就在於之前應該做(好)而沒有做(好)。以去杠桿為例,去杠桿政策本意是好的,正是因為它觀照了中國經濟系統性高杠桿率的現實問題,無論是地方政府還是企業、居民,過高的杠桿率本身都意味著很大的經濟和金融風險。相對來說,地方政府債務問題最為突出,企業和居民債務問題則牽涉更多經濟基本面而更為急迫。但是,真正的問題在於杠桿不是一天加上去的,也就很難短時間迅速拿掉。並且,政府順周期鼓勵加杠桿的時候就應該考慮逆周期如何降杠桿和穩杠桿,然而行政化去杠桿政策沒有足夠的時間緩沖和政策對沖,以致於在一時間就暴露出更多的風險,經濟新舊動能轉換出現“卡殼”,資本市場波動尤為▓明顯。

                遙想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一路篳路藍縷曾經山窮水盡,柳暗▓花明之後也曾氣吞山河。站在當下的時點上,盡管人心不免有百年未見大變局之感,但我們仍需要從過去的經驗和教訓中汲取養分,同時也需要有更好的對標和鏡像來觀照和成就自己。未來中國經濟提質增效、轉型升級靠什麽?相信還是依靠勤勞勇敢、善於學習的人民,依靠擘畫藍圖同時又不直接幹預經濟的政府。人心即政治,只有政府遂人願,人們就有信心、有動力遂己願,人和政通自然也就遂了政府的願望。而這一切,最終要靠深化市場化改革、擴大高水平開放的實踐來實現,靠更長的時間來驗證。